洛阳新茶学生茶

咔嚓!咔嚓……
  清脆的聲音從周邊不斷傳來,只見那些在山丘上的骸骨煥發出了幽綠的光澤,像是活了一樣,紛紛從地上爬起,上萬屍骸爬起,聲勢是何等驚人,每一個身上都蘊含著強大的道韻。
  上海終於明白了,為何當年那個妖族的強者會差點死在這聖山內了,威能被禁錮,換做一般的高手的話,絕對沒有活命的可能性,爬起的屍骸越來越多,數量已經快數不清了。
  呲……
  一隻屍骸抓在了上海的肩膀上,幽幽的詭異光芒在皮膚上留下了一道輕微的划痕。
  上海臉色驟然一變。
  如今他的太古天魔軀已達到了中階天器的程度了,同境界之中幾乎無人能傷,卻沒想到這只屍骸只是抓了一下,就令身上留下了划痕,而且這只屍骸通體的幽芒還不是最強的,遠處有不少閃爍著強烈幽芒的屍骸正快速趕來,這些屍骸的速度很快。
  若是被它們抓上一下,上海估計連自己的太古天魔軀都要受傷,當即也管不上那麼多了,直接一拳轟出,渾身金黑色神芒暴漲,瞬間吞沒了前方的屍骸,強絕的體魄之威,將三具屍骸震得粉碎。
  “好硬的骸骨……”
  上海感受到屍骸傳來的反震力,心下微微一驚,雖然效果沒預想的好,但還不算太差,至少轟滅了三隻屍骸,這時他注意到從三具屍骸中溢出了三道幽光,猶如米粒一般,兩道為火紅色,一道為土黃色。
  雖然不知道這是何物,但上海卻感受到這三道米粒溢出的磅礴道韻,幽光似是道紋,又不像,感覺更像是某種道紋中的一點而已,他迅速上前,抓住了這三道幽光。
  霎時!
  上海體內微微一震,當即大驚,因為體內的四象道紋竟與三道幽光產生了呼應,而原本火紅色的兩道幽光居然融合在了一起,雖然依舊如米粒一般,但卻比土黃色的幽光要強盛那麼一絲。
  能與四象道紋相互呼應,這讓上海頗感奇怪,而且此物還散發出道韻,應該不是凡物。
  “呀……上海……”墨嬌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只見她已被六隻屍骸攔截住了,上海迅速跨步而出,憑著強橫的體魄,抵擋住了周邊幽光較弱的屍骸的攻擊,一拳接一拳的砸出,體魄發出如龍似虎的嘯動,不斷有屍骸被震碎。
  雖然在滅殺屍骸,但上海一拳頂多只能震碎一兩隻而已,而幽光強盛的屍骸正在快速趕來途中。
  嘶……
  一道撕裂聲傳來,上海感到腦門一陣泛涼,趕緊一步朝前跨出,重重的踩在地上,咚的一聲巨響後,他朝前跨出一大步,只見一縷長發被截斷了,而背部也被抓出了血痕。
  而在他身後,不知何時冒出了通體骨骸銀白,周身遍布幽光的屍骸,在見到這屍骸的第一眼,上海心頭升起了危險的感覺,果斷運轉體魄之威,一拳狠狠的砸了過去。
  嘭!
  撞擊聲傳來,上海感覺自己就像是砸在一塊鐵板上一樣,再看那隻屍骸,只是胸腔的骨頭凹下去了一寸,並沒有像想像中的那般被震碎,這一幕令他心驚不已。
  以他如今的體魄力量,哪怕是天道境界的高手,在沒有威能護佑之下,一拳轟碎都不是問題,可是這前身乃是天道境界的屍骸,竟硬到瞭如此可怕的地步,更恐怖的是屍骸的抓扯力量竟能傷到他。
  “我們走!”
  上海神情冷然,果斷的拉住墨嬌的手,一把將她拽了過來,頓時一陣溫軟如懷,不過此刻的他卻沒心情去感受,因為這只強大的屍骸已經殺了過來,而在遠處還有大量的閃爍著同樣強烈幽光的屍骸匯集而來。
  頓時間,上海終於明白了石碑上所刻的“萬人奪祖,凶險無比,九死一生,終一人成祖……”的真正意思了,這簡直就是一片死地,在威能盡封的情況下,哪怕是天道境界的高人也只能殞落在這裡。
  若不是太古天魔軀的體魄足夠強橫的話,上海恐怕連跨出兩步的機會都沒有。
  這聖祖的考驗,簡直就是十死無生。
  前方入目內,遍布屍骸,足足有上萬之多,要殺出此地,簡直比登天還難,而且這些屍骸的靠近幾乎很難察覺,哪怕是感知都只能在臨近的瞬間才能察覺得到。
  “抱住我!”上海冷聲喝道。
  “嗯!”
  墨嬌也意識到了此刻的凶險,當即雙手掛在上海的懷裡,姿勢令人難免生出臆想,但是此刻二人也顧不上雅觀不雅觀。
  雙拳揮動,上海如戰神般轟殺而過,他的目光始終盯著那些幽光強盛的,盡量避開,若是避不開就直接衝撞過去,幸虧這些屍骸不懂得大術和功法,不然恐怕就算他體魄再強橫,也會葬身此地。
  一路轟殺過去,上海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有的傷勢幾乎可以見到骨頭,雖然他用體魄壓制住了血液,避免流出,但不能持續太久,不然會因為沒有血液的供給,心臟會停止跳動。
  在沒有威能之下,他只能靠著體魄橫殺,一路所過,不斷的震碎屍骸,同時順手將那些幽光收起。
  陡然!
  正在圍殺過來的屍骸突然停止了,不再動彈分毫。
  “它們不動了……”墨嬌說道。
  “是不動了……”上海的警惕沒有絲毫減弱,反而更強了,他感覺到了異樣,這種感覺說不清楚,反正他意識到了一種潛在的極致危險,那是足以置他於死地的。
  這時!
  所有屍骸上的幽光紛紛溢出聚合在一起,連同著它們身上的道韻都被徹底抽了出去,五道幽光懸於高空之中,彷彿五顆耀眼無比的辰星,將虛空中的星月光芒都徹底蓋了過去。
  看著這五道幽光,上海忽然渾身泛起了毛骨悚然的感覺。
  就在感覺剛升起的剎那,五具骸骨躍起,這些骸骨通體銀白,內裡還流轉著淡淡的天地大道之威,顯然這五具骸骨的前身都是一步即將踏入大人物境界的強者。
  呲……
  五道幽光分別打入了五具骸骨的體內,原本銀白色的骸骨被幽光充斥,散射出來的可怕威能,令聖山的虛空出現了絲絲的裂痕,這裡的虛空與妖族的母峰一樣,都堅固無比。
  以上海的體魄之威,都只能震得虛空晃動而已,根本無法將虛空震裂,而這五具骸骨溢出的幽光,就撕碎了虛空。
  上海和墨嬌的臉色徹底變了。
  “我們快走!”墨嬌提醒道。
  “不用你提醒!”
  上海已經一步跨出,全力催動體魄之威,朝著前方衝擊而去,每一步踩下,都令大地一陣顫動,他的速度已經催動到了極致了,而那股極度危險的感覺卻揮之不去。
  唰……
  凌厲的破空聲從後方傳來。
  “它們追來了,速度很快……”墨嬌聲音帶著顫意。
  “有多快?”上海沒有回頭,憑著感知,他根本就無法察覺到那五具骸骨的位置。
  “離我們大約一萬丈,每一息時間就拉近一千丈。”
  “也就是說我們只有十個呼吸的時間?”上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十個呼吸的時間太短暫了,而這一片屍山骨地,卻是看不到盡頭,以那五具骸骨的速度,很快就會追上來。
  七個呼吸的時間過去了,上海的心神緊繃到了極致,他已經大略能夠感受到後方追來的五具骸骨,僅僅只是感知觸及,他就感受到了這骸骨中蘊含的滔天力量。
  陡然!
  上海的識海中的五行聖印突然泛起了道道神芒,直接穿透出他的眉心,打在了遠處的大地上,只見黝黑的大地彷彿褪色一般,迅速的化開,一道裂痕浮現而出,顯然是一個天然的洞窟。
  與此同時!
  五具骸骨已經追了上來,同時抓向了上海,森森的指骨蘊含著足以洞穿他體魄的恐怖力量。
  咬了咬牙,上海一步狠狠跺在地上,將手中的墨嬌丟了出去,同時他也撲了上去,二人一同墜入到了洞窟中,五具骸骨撲了上來,可在接觸到洞窟的時候,它們渾身冒起了青煙,迅速朝後退卻。
  洞窟並不深,大約十丈左右,這樣的高度對上海和墨嬌二人來說,並不算什麼。
  見到五具骸骨退離,二人緊繃的心這才鬆弛下來。
  “這是哪裡?”墨嬌奇道。
  “不知道……”上海臉色有些泛白。
  “你……受傷了……”墨嬌一臉愕然,緩緩轉過身,看到傷勢她禁不住臉色一變,因為上海的背部血肉模糊,骨頭已經斷了一般,整個背部有一半是徹底破開的。
  “沒事,死不了。”上海沒太在意,取出了一株九品靈藥,吞食了下去,以他的體魄外加靈藥的效果,只要不傷及性命,很快就能夠恢復了,所以他倒也不擔心。
  可在吞下這株靈藥後,他的神色徹底變了,沒有效果,藥力剛觸及到背部,就被莫名的化掉了,更讓他心驚的是,催動體魄都無法壓制住傷口,鮮血一直在不斷的流淌著。
  怎麼會這樣?
  不信邪之下,上海取出了丹藥,吞服了幾顆,可是背後的傷勢依舊沒有絲毫好轉的跡象,鮮血越流越多,他的視線漸漸的模糊了起來,無論他如何催動體魄都難以遏制。
  “你怎麼樣了?”墨嬌問道。
  “恐怕……沒救了……”上海苦澀一笑,直接倒地昏厥了過去,背部的傷口依舊在流淌著血。
  “上海!”墨嬌呼喚道,可是卻依舊沒見到他有甦醒的跡象,看到那些傷勢,她果斷取出了三株九品靈藥,將上海扶了起來,直接幫他餵了下去,在等待了片刻後,傷口依舊如初,她的臉色徹底變了。
  這不是一般的傷口,普通的靈藥根本就沒有任何效果,血乃是人一身精元匯集之處,哪怕是聖主流血過多也會死去,按照這樣的流血速度,恐怕上海撐不到半刻鐘。
  看著躺在地上,生息越來越弱的上海,墨嬌神情變幻不定,她想要離去,放手不管,但鳳目中卻又透出一陣不捨和無奈,定定的看了片刻後,她的眼眸透出毅然之色。
  “反正都已經便宜你了,再便宜你又何妨,算是我上輩子欠你的,小男人,不管你今後成就如何,你都要記住我……”
  紅色的紗衣緩緩褪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