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WG

墨嬌取出各種材料,不斷的以妖火煉化成液,然後隨手揮出,這些液體打在地上,交織出了一道道的聖文,這些文字是五行族最為古老的文字,蘊含著奇妙的力量。
  原本這些聖文應該掌握在五行族手裡的,如今卻在妖族神女手上呈現出來,這實在太令人感到怪異了。
  除去聖文外,墨嬌灑落的液體也化為了一道道的妖文,與剛正的聖文不同,妖文顯露出了一種特殊的妖異感,這兩種完全不同的文字,被一同畫出來,竟令上海有種古怪的和諧感,彷彿它們天生就該如此似的。
  妖族和五行族,難道在遠古時期原本就是一族?
  上海趕緊搖了搖頭,驅散了這個怪異的念頭,兩族無論是體質還是傳承都完全不同,一個是荒獸後裔,另一個則是人族的一支,二者本質上就完全不同,怎麼會是一族。
  聖文與妖文和諧的原因,上海推測可能是妖聖時期,兩大族互相執掌半個大荒世界,彼此之間產生了交集和影響,以至於文字會有些相像罷了,不管如何,兩族始終是兩族。
  當最後一點材料灑落的時候,妖文和聖文彷彿活了一樣,互相流轉了起來,煥發出強大的靈性,這些游動的妖文和聖文,很快就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圖陣,交織在一起。
  唪!
  火焰、流水、黃沙、鎏金和碧樹,各種異像不斷呈現,化成一方混沌的天地,緩緩升起的圖陣融入了天地中,與聖山相互輝映,伴隨著電閃雷鳴,光門緩緩浮現。
  根據事先約定,上海率先踏入了光門,伴隨著眼前一閃,莫名的恐怖力量襲來,渾身一顫,他感到周身的威能霎時被徹底封鎖了一樣,雖然早已有準備,但遭遇到如此之事,他還是禁不住一陣心驚。
  “果然跟那位先輩說的一樣,一旦踏入聖山中,自身威能就會被徹底禁錮。”身後傳來墨嬌的聲音。
  “你不擔心麼?”上海頭也不回的問道。
  “擔心什麼?你會害我?還是殺我?亦或是想……無論你想做什麼,我都無法抵抗,也不想抵抗……”墨嬌輕輕咬著下唇,鳳目中波光流轉,那副嬌嗔的模樣,足以令諸多男人為之心動。
  不想抵抗……
  上海瞇了瞇眼,沒說什麼。
  白光很快就化去了,展露在他眼前的是一幅世外桃源般的景象,空幽的山谷中,長滿了花草,一滴滴晶瑩剔透的露珠凝聚於上方,花蝶舞叢中,各種花草的芬芳撲鼻而來。
  遠處則是一座幽靜的湖,上方漂浮著令人難以辨清遠處的白霧,迷迷濛蒙,層層疊疊,透過白霧能夠看到遠處的模糊不清的山巒,似近又似遠,令人捉摸不透。
  “這是一處好地方。”墨嬌感嘆道:“若是能夠遠離世人和喧囂爭鬥,在這裡住上一輩子就好了。”
  “看不出來,你竟也有閒情淡雅的時候。”上海調侃了一句,同時放出了靈識,可才剛伸延而出,靈識當即被阻隔在了識海內,根本無法放出,頓時眉頭一皺,猜測應該是因為聖山的限制緣故。
  “在你眼裡,我就該放蕩麼?”墨嬌幽幽說道。
  上海正想要說什麼,突然敏銳的感知到了危險的氣息,當即喝道:“快朝後退!”
  話音一落,只見大地轟隆顫動,世外桃源般的山谷化為了另一番景象,霧氣消失了,地上的花草迅速枯萎,遠處的湖也隨之乾涸,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片骸骨屍山。
  無比漆黑的大地,隱隱有著血色在流轉,彷彿吸納了大量的鮮血一般,一座座的山丘上,橫七豎八的倒著大量的屍骸,這些屍骸都早已化為了森森白骨,身上之物也破損了大半,但卻還僅存一部分遺留下來。
  白骨上閃爍著淡淡的銀芒,有的甚至整根骨頭都快徹底變成銀色的了,隱隱有道韻在流轉。
  可以看出,這些骸骨生前都是實力強大者,最差都已達到了靈聖巔峰,而強的已經達到了天道境界,放眼望去,骸骨不下萬俱,這還是眼前所見,遠處還有一座座的小山丘,上方同樣閃爍著淡淡的銀光,顯然也是強者的骸骨。
  墨嬌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幕,這一片埋骨之地實在太聳人驚聞了,這裡到底埋葬了多少強者?
  相比起墨嬌,上海還好一些,他所見識過的場面比這還大得多,只是稍稍吃驚了一下後就恢復正常了,不過神色卻是透出深深的警惕,顯然這裡不是什麼善地。
  “這些骸骨應該是你們五行族先輩的。”墨嬌說道。
  “沒錯!”上海點了點頭。
  “當年發生了什麼事,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五行族的高手埋屍在這裡?難道是出現了驚人的大戰?”墨嬌疑惑道。
  “不是!這些骸骨並非是同一個時代的,你看他們的服飾,雖然同為五行族,但有萬古歲月時代的,也有萬古歲月時代之後的。”上海指向前方。
  “為何不同時代的都死在這裡了?”
  “我也不清楚。”
  “會不會是某種考驗?”
  “應該不可能,縱使是考驗,也不會死這麼多人。”
  “兩個時代以來,五行族不知出了多少高手,在遙遠時代中,無論是五行族還是妖族都出過大量的強者,如果算上兩個時代以上的高手數量的話,這還及不上總數的百分之一。”墨嬌說道。
  上海沒有吭聲,遙望著前方,後路已經被封閉了,此處對他來說相當陌生,不知是聖山的哪一個部分,不過若是在聖山之中的話,那就好辦了,沿著一個方向前行,始終會找到封魔之地的。
  “我先去前面看看,你跟在後面,小心一點。”
  “嗯!”
  二人踏過骸骨,沿著前方行進,他們沒有選擇,除去後面外,眼前盡是骸骨之地,根本找不到第二條路來走,唯一的辦法就是踏過眼前的骸骨山丘,看看能否找到路。
  在跨過骸骨的時候,上海的感知凝縮在百丈範圍內,在他踏入此地之時,心底始終有些慌慌的,隱約總感覺會有什麼事發生,這種感覺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
  此地不是善地。
  不止是上海,就連墨嬌也是面露凝重之色。
  一路行走,上海一邊遙望著遠處,可是這一片骸骨屍山似乎沒有盡頭一樣,難以望得到邊。
  威能無法使用,對他來說,倒不是什麼大麻煩,無非就是無法施展道紋和運用天魔九殞等術而已,以他如今的體魄來說,只要不遇到天道境界的高人,基本上都有把握保住性命。
  “那邊有座石碑。”墨嬌指向側方。
  “嗯?”上海順著所指方向望去,只見在一座骸骨屍山中屹立著一座黝黑的石碑。
  石碑高達兩丈,只是上方似乎被截斷了一截,這座石碑頗為古怪,非金非石,不知是何種東西煉製而成,此刻的石碑上方佈滿了厚厚的塵埃,顯然不知放置了多久。
  “這上面似乎有字。”
  “字?”
  上海凝目而視,果然在灰塵中發現了一些紋路,顯然是刻錄的痕跡,應該是一些字體,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著石碑吐出,只見上方的灰塵被刮飛,一道道的文字顯露而出。
  這些文字乃是遠古聖文化成的,碑文中央是四個大字,與整座石碑一樣,渾然一體,顯然是在石碑形成之時刻錄上去的,而在旁側還有一些小字,這些小字鏗鏘有力,明顯是後面刻錄上去的,同樣是遠古聖文。
  “這四個大字是,聖……土……祖……地……”墨嬌閱道。
  “那些小字呢?”上海不僅問道,他並沒學習過遠古聖文,所以無法對這些字進行辨識。
  “這些小字……”墨嬌仔細辨認了一下,俏顏微變。
  “怎麼?說的什麼?”
  “萬人奪祖,凶險無比,九死一生,終一人成祖……”墨嬌緩緩念道。
  雖然字詞有些晦澀,但上海還是能夠聽得出大概的意思,不由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氣,奪祖,就是奪得聖祖之位,萬人爭奪,竟然會有九死一生的跡象,而且最後只有一人能夠成功成為聖祖。
  看著眼前大地上的骸骨,上海終於知道這些骸骨是怎麼來的了,是遙遠的年代中,五行族的強者為了成為聖祖,踏入此地後,因為此地的凶險,從而埋屍於此。
  原本!
  上海以為只要達到大人物實力,就會成為聖祖,如今看來自己想得太簡單了一些,五大聖祖乃是五行族的象徵,也是代表著五行族的至強稱號,如果光是實力夠了就能獲得,那成為聖祖也太簡單了。
  或許!
  聖祖真有著強大的傳承存在,不然這些強者為何會冒著九死一生的凶險來爭奪?
  萬人爭奪,九死一生,終一人成祖……
  這已經不是一般的考驗了,而是極為殘酷的考驗,同樣,在這等考驗之下,獲得的傳承定然不凡。
  當即!
  上海明白了,為何聖祖的傳承會斷絕了,不是真正斷絕,而是沒人能夠再通過考驗,甚至連資格都不具備,光看這些地上的骸骨,就可以看出昔年參加考驗的強者的實力有多強了。
  就連靈聖巔峰的強者,身上的骸骨都有了些許的道韻氣息,這種道韻入骨的程度,在如今的靈聖巔峰高手中,根本就看不到,就算有的話,這樣的高手在同境界中也是屬於極為強大的存在了。
  這絕對是極為危險的考驗,上海心中猜測,至於聖祖的傳承,他雖然也想獲得,但若是得不到就算了,沒必要去過於冒險,畢竟以他現在掌握的實力,只要再經歷一次劫數,就能夠突破到天道境界了。
  陡然!
  大地傳來詭異的晃動,彷彿是命令,又像是呼喚什麼一樣,靜立的山丘開始顫動起來,滿地的強者骸骨像是受到了呼應,骨頭上的道韻氣息變得越來越強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