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VT

母峰千里之外的一座山巔上方,站著一道嬝娜的倩影,紅色的紗衣隨風舞動,絕美的身姿若隱若現,令人禁不住為之心顫,特別是那一道背影,腰若細柳,膚似白玉,軀若天塑。
  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墨嬌了,但每一次見到這個妖女,還是令上海的心禁不住微微動了一下。
  “你找我?”上海落在山巔上。
  “是!”
  墨嬌緩緩轉過頭,朱唇皓齒,模樣依舊明艷動人,渾身蕩漾著莫名的神彩,令她多了幾分神性,比起當初的妖女模樣,更貼合妖族神女這個形象。
  “找我有何事?”上海緩緩轉過頭問道。
  “沒有事就不能找你麼?”
  墨嬌嗔道,美目橫了上海一眼,更顯得風情萬種,一顰一笑,一舉一動無不帶著魅惑之勢。
  “如果沒事的話,那我就回去了。”上海返身就要走。
  “沒事你就走?你就不能為我多待片刻?”墨嬌嬌聲叫道,聲音軟軟糯糯的,若是其余男人聽了,恐怕都酥軟得不行,別說待半刻,哪怕是待上三天三夜也願意。
  上海毫不遲疑,一步踏出,已經跨到了萬丈之外,此刻的他時間緊迫,根本就沒空來與墨嬌糾纏些什麼。
  “你想不想進入聖山?”
  上海停下了腳步,緩緩轉過頭,道:“你知道方法?”
  “不知道方法,我找你來做什麼?”
  墨嬌嫵媚一笑,猶如百花綻放,美不勝收,這種女人,乃是媚骨天生,其媚態是絲毫不做作的,縱使相比起她,修煉了姹女功的慕月都要稍遜幾分,縱使達到大成,也難以有這種特有的風韻。
  聖山!
  這是上海的下一個目的地,他必須得想辦法前往一趟,無論是為了五行族,還是自己,都必須得進去一趟,只是聖山極為特殊,五行族只有靈師境界以下才能踏入,而且每年的特定時間才會開啟一次。
  原本他還打算在特定時間去試一試,可離特定的開啟時間還有半年的時間,這段時間太長了一些,容不得他再多等下去。所以,他打算立即動身回五行族一趟,找找看有沒有其餘辦法進入聖山之中。
  對於能否進入聖山,上海也沒多少底。
  紫狐能夠踏入聖山,還是因為一次機緣巧合,那種辦法必須得冒著九死一生的風險,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考慮的。
  “說出你的條件吧,想要什麼?”上海說道。
  “條件?”
  墨嬌笑容微微一滯,旋即笑道:“好!一個條件,不過我暫時還未想到,等我什麼時候想到了,再找你,如何?”
  “如果我辦不到的條件,你就不用提了。”上海說道。
  “放心,我以後想到的條件,絕對是你能辦到的。不過我還有一個小小的條件,我想跟你一起前往聖山,這個條件不能算是之前那個條件哦。”墨嬌昂起了臉蛋,性感的艷唇令人禁不住產生了某種遐想。
  “為什麼要跟我進入聖山?”
  上海沒有立即答應,而是將自己的問題提了出來,在沒弄清墨嬌的真正目的之前,貿然答應只會踏入這個妖女的設計中,雖然可能只是無傷大雅的設計,但他不喜歡被一個女人擺佈。
  “為了我族神女的傳承。”墨嬌幽幽說道。
  “神女的傳承?怎麼可能會在五行族的聖山內?”上海吃驚道。
  “原本是不可能,但是五千多年前我族的最後一代真正的神女卻是進入了聖山內,再也沒有回來過,而神女的傳承也因此而斷絕,不然你以為本神女貴為妖族神女,豈能會只有這麼點力量?”墨嬌說道。
  最後一代神女都能進入聖山,上海估計墨嬌的方法真可能行得通,不然的話,不允許外族人踏入的聖山,為何能夠讓最後一代神女踏入,顯然是有著其他方法進去。
  “最後一代神女為何進入聖山?妖族與五行族的修煉之法不同,她就算踏入進去又有何用?”上海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聖山內縱使真有聖祖的傳承,但這些傳承只能供給五行族用而已,妖族根本就用不到,否則妖族如今也不會因為血脈漸漸薄弱而發愁。
  “為了一個人。”
  墨嬌吐出這幾個字,神色有些異樣的看著上海,眼神中閃爍著一絲莫名的情愫。
  “一個人?誰?”
  “你們五行族的最後一代火聖祖。”
  “最後一代火聖祖……”上海吃驚道:“莫非你們最後一代神女與最後一代火聖祖有仇?”他沒想到,妖族神女傳承的斷絕,竟然會與炎炫有關,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不!”
  “不?”
  “最後一代妖族神女對他念念不忘,遵循著他的足跡,進入了聖山,從那之後就沒再回來過……”墨嬌的語氣有些古怪,似乎在怪責,又像是在悲憐和同情一般。
  念念不忘……
  上海頓時語塞了,心中無比的震驚,他想過其他,但卻從未想過這個原因,沒想到啊,炎炫竟這麼厲害,把昔年的妖皇都比下來了,而且還俘獲了最後一代妖族神女的心。
  而這一位妖族神女為了他,竟踏入了聖山中,如今已過了五千多年了,恐怕那位妖族神女早已化為了枯骨,可惜,炎炫已經喪失了近乎所有的記憶,這一生能不能恢復過來都很難說得準。
  到底要不要告訴炎炫?
  上海遲疑了片刻,最終還是算了,他也無法確定炎炫是否知道這位妖族神女的存在,或許這位妖族神女只是一心喜歡呢?
  “什麼時候前往?”
  “當然是越快越好,魔妖隨時都可能會來,若我獲得所有神女傳承的話,或許可以與他一戰。”墨嬌說道。
  “你怎麼知道魔妖之事?”
  “你忘了,我可是我族神女,雖然缺失了傳承,但是要想了解妖族之事,並不是什麼難事,聖使大人,你的職責可是護衛神女哦,一定要好好保護好我。”墨嬌嬌笑道。
  ……
  聖山!
  位於聖城極北之地,那裡是一片荒蕪的淨土,據說在聖山方圓百里範圍內,魔氣和天地元氣都無法侵擾,這是五行族先祖遺留之地,也是五行族的聖地,由於每年特定時間才會開啟,所以此地少有人煙。
  一男一女踏入了此地。
  男的英姿勃發,特別是那一對漆黑的眼瞳,深邃無比,令人一見之下禁不住深深的被吸引,不甚強壯的身軀卻飽含著驚人的體魄威能,一旦爆發出來,將會展現出驚天之威。
  女的乃是絕色妖嬈,行走之間充滿了別樣的嫵媚與風韻,一對狐媚而狹長的鳳目更是增添了諸多韻味。
  這一對男女不是別人,正是上海與墨嬌,二人落下來後,緩步朝著聖山方向走去。
  在來聖山之前,上海已將玄木隆等人帶回了五行族的聖殿,交予了木落等人照顧,至於安排上他無需擔心,聖殿會安排好的,而且這一趟他回去之後,欣慰的發現聖殿和五行族已經在穩步發展了。
  第二次踏足聖山,上海心中不免諸多感觸。
  五年前,他第一次到達聖山,是坐著枯髮長老的須彌法器小舟到來的,當時他心中還頗為激動,甚至還有些緊張,沒想到五年之後又回到了聖山附近,只不過今日不同往昔了。
  墨嬌沒有打擾,而是站於一旁,鳳目不時望向上海,她想起了昔日二人相見的一幕幕,當時這個小男人才剛達到靈師境界而已,可誰曾想到,才過了幾年就成長到瞭如今這等地步。
  數次相遇,每一次都在這小男人手裡吃虧,身為妖族神女的她,從未有過這樣的際遇,一而再,再而三的相遇,令她從最初的痛恨,漸漸的多了一點莫名的想念。
  而在得知上海成為妖族聖使後,墨嬌不免有些吃味,但卻又有著莫名的欣喜,她不明白這是什麼感覺,只知道自己有時候很排斥這種感覺,可一旦沒了這感覺,她又去想念。
  “如何開啟?”
  上海望著眼前空曠的荒地,雖然知道聖山就在眼前,但沒有正確的開啟方法,哪怕是大人物也別想輕易踏入。
  “這個方法是你們最後一代火聖祖遺留下來的,是歷代聖祖開啟聖山之法,本來必須得聖祖的血液開啟,但最後一代神女卻是將這個方法改進了,只需要五行族人的血液就行了。”
  “那既然如此,為何你不直接抓一個五行族人,用他的血開啟就行了?”上海不由問道。
  “聖山乃是你們五行族的聖地,裡面危險重重。”
  “危險重重?”
  上海不解,當初他踏入聖山的時候,雖然也遇到了一些可怕的怪物,但這些怪物對如今的他來說,隨手就能碾死一群,根本就沒有什麼可怕的,唯一能夠威脅到他的只有封魔之地的那些魔祖而已。
  “你當初也參加過聖煉吧?”墨嬌看出了上海的想法。
  “沒錯!”
  “聖煉是五行族自古以來就有的,聖山頗為奇特,在特定的時間開啟的話,裡面的危險會很小,但是卻只能限制靈師境界以下的踏入,若是過了限定時間進入的話,哪怕是大人物也會有身殞的可能。”墨嬌說道。
  “大人物也會身隕……”上海一怔,“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
  “在遙遠的年代我們有一位妖族強者誤入,最終活著走了出來,將此事記載了下來,本來這是隱秘之事,一般人是無法翻閱的,但我貴為神女,自然能夠翻閱這一記錄。”
  “那位妖族強者記載了何種危險?”上海不由問道,事關凶險,他不得不謹慎一些。
  “何種危險?我也不清楚,那位妖族強者只是說,聖山會根據實力的強弱來調整,我懷疑是某種特殊的考驗。”
  “特殊的考驗?”
  “對!很有可能是針對你們五行族人的一種考驗,有可能是傳承,也有可能是寶物也說不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