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 VIVI验证

“聖使大人唯獨留下我們二人,是否還有其餘要事?”郝陽妖王不僅問道。
  “嗯!”
  上海點了點頭,看了二位妖王一眼,道:“妖族將由你們二人來共同打理,不知兩位可否願意?”
  什麼?
  不止是金吼妖王,就連老成穩重的郝陽妖王都禁不住微微一顫,神情有些愕然。
  這也難怪,誰不想成為妖族的王者,哪怕是無冕之王也是如此,兩位妖王之前或多或少都有這樣的心思,只是上海出現後,打破了他們的幻想,連萬脈妖王都殞落了,他們更是不夠看,就算施展出全部的力量,也未必是上海的對手。
  所以,唯一的辦法,就只能臣服。
  只是,令二位妖王萬萬都料不到的是,上海剛得到妖族統治權,轉身就要送給他們。
  這已經不能用意外來形容了。
  別說金吼妖王沒見過,哪怕是從上一代妖王延承至今的郝陽妖王也沒見過,甚至聽都沒聽說過。
  “敢問聖使大人,為何要這般做?”郝陽妖王問道。
  “想必兩位都應該清楚,我畢竟是五行族人,縱使有聖使身份,但終究不是妖族之人,雖然我可以實力駕馭妖族,但整個妖族未必齊心,而且如今有魔妖在暗中窺探,隨時都可能會出現大戰,而且我對妖族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打算交給兩位。”
  “原來如此。”兩位妖王微微點頭。
  如今妖族雖看似在強權之下暫時妥協了,但若讓妖族知曉整個妖族被出身五行族的上海執掌的話,礙於其實力,表面不會有什麼動作,但暗中就很難說得準了。
  “說句實話,執不執掌妖族對我來說,沒多大的意義,僅僅只是為了滅除魔妖這個後患而已,兩位應該明白,以我如今不過二十的年齡,不會一直困在此地的……”上海坦然說道。
  不過二十的年齡……
  兩位妖王神色驟然一變,心底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原本他們猜測上海年齡應該在一百甚至兩百歲左右,只不過是修煉了駐顏之法,所以看起來才會這般年輕。
  可是,上海的真實年齡卻大出他們的預料之外,簡直就是難以想像的年紀,二十歲出頭啊,就擁有這般可怕的能耐了,這等資質遠遠不能用超然了形容了,簡直就是逆天。
  雖然人族的修煉速度比起妖族要快得多,五行族的天才經過培養的話,也能夠達到不弱的實力,但是達到堪比妖王的程度,哪怕是遠古時代的妖族都未必出過一個。
  霎時!
  兩位妖王明白了上海話中的意思了。
  妖族的王者對其餘人來說,或許很是誘惑,但對眼前這位聖使大人來說,根本就入不了眼。
  因為對方有這樣的資本,如果再繼續成長下去,有生之年達到天道境界並不是什麼難事,甚至還可能突破到神道境界,成為一方大人物,這還是往最低的方向去想的,若是高了的話,實在難以想像了。
  折服了!
  兩位妖王徹底折服了。
  如果不知上海的年紀,或許金吼妖王還有把握追一追,畢竟他在妖族的妖王中還算是比較年輕的,還有著提升的機會,如今知道上海才二十歲,他當即放棄了這個打算。
  “既然聖使大人如此說了,那我們就替聖使大人管好妖族。”郝陽妖王趕緊說道。他並非是迂腐之人,不然在上海踏足妖族的時候,早就出手阻止了,活了三百餘年,他的靈智遠超其餘妖王。
  雖然上海沒說不管妖族,但郝陽妖王卻是知道,這樣一位前途無限的聖使大人,不能輕易放走,一旦滅除了魔妖之後,妖族雖會免去滅族之禍,但要想在極境之地內不斷發展下去,卻是很難說得準。
  畢竟!
  極境之地還有五行族。
  而如今的五行族出了上海這麼一個人物,雖然現在五行族已接近滅族的程度了,但若是上海不殞落,繼續成長的話,將會成為五行族的象徵和鎮族大人物,只要有他在,就無人會來招惹五行族。
  在這樣的良性循環之下,五行族將會越來越壯大,或許百年,或許千年之後,五行族就會擁有比以往更強盛的實力,屆時上海說不定已經達到了更高的高度了,或許會對妖族還有些念舊,但未必會像現在這樣直接插手。
  到了那個時候,妖族將會逐步沒落,最終可能會被五行族給吞沒,所以他必須得留住上海,他也知道留不住人,但只要留一個名號在就足夠了,至少可保妖族千年不沒落。
  所以,郝陽妖王才會說替上海管理,而不是替代他來管理,雖然相差了幾個字,但意思卻是完全不一樣。
  對於郝陽妖王的那點小心思,上海並沒有點破。
  “若是聖使大人沒有其餘事的話,我們先行告退了。”
  “等等!”
  “不知聖使大人還有何事吩咐?”
  “你們修為雖強,但如今還差了一點,這兩滴血給你們吸納。”上海隨手一劃,右手食指破開,殷紅而蘊含著金絲的精血溢出,裡面蘊含著某种血脈的磅礴威能,還有荒獸的氣息殘存在裡面。
  看著這兩滴血液,郝陽妖王二人微微一震,他們能夠感受到這兩滴精血蘊含的磅礴力量,更讓他們注重的是那一絲淡淡的荒獸氣息,雖然很淡,但卻令他們體內的血脈沸騰了起來,彷彿被吸引了一樣。
  祖獸血氣……
  兩位妖王頓時滿臉震驚,旋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憑著先天本能,他們已經察覺出來,這兩滴精血中蘊含極為稀有的祖獸血氣,雖然只有一絲,但對他們來說卻是無比的珍貴。
  要知道!
  如今這個時代,別說荒獸了,連根荒獸毛都難以找得到,妖族要想提升,只有一條路可以走,不斷的激發自身的先祖血脈力量,只有這樣才能獲得更強的力量。
  至於人族的修煉之法,妖族雖也在修煉,但因為妖族和人族體魄不同,修煉之法也有很大的區別,能夠符合妖族修煉的少之又少,所以妖族幾乎還是以開拓血脈力量為主。
  要激發血脈力量,一來靠個人,二來可以藉助外物,而這些外物則是遠古荒獸遺留下來的一些毛髮,但經過兩個時代後,妖族內僅存的荒獸毛髮也僅僅只有三根而已,都是早已滅族的種族的,其餘妖族根本無法使用。
  外物激發,只能找尋自身先祖的毛髮之類的,相比起毛髮,祖獸血氣對於妖族高手來說,可謂是珍貴到了極致,幾乎無法找尋,畢竟荒獸早已絕滅,根本不可能遺留下血氣。
  就算找到的話,能不能適用都很難說得準。
  而上海體內精血之所以有這些荒獸血氣,那是他在聖宗遺跡內吸納的荒血鬼獸身上的。
  這些荒血鬼獸乃是來源於血域,是昔年聖宗斬殺的上萬妖族高手的精血遺留化成的,雖然昔年的精血力量早已耗盡了不少,但那股荒獸血氣卻是遺留下來了,並存在於精血之中。
  昔年的上萬妖族高手,血脈純正度遠遠不是現在的妖族能夠相提並論的,遺留下來的血氣,自然擁有著荒獸的氣息在裡面。
  在上海以修羅血刀煉化的時候,這些荒獸血氣卻是隨著煉化而融入了他的體內,由於他並非是妖族,所以這些荒獸血氣對他來說並沒多大用處,以至於他也沒有去理會。
  如果不是方才紫狐提了一下,上海還因為這些荒獸血氣沒有多大用處呢,如今看郝陽妖王二人激動的神色,他立即意識到這荒獸血氣的貴重,對妖族來說,可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至寶了。
  “這兩滴精血,你們自行煉化吧。”上海隨手一甩,打出了兩滴精血。
  “謝聖使大人!”
  “我等必將傾盡全力,輔佐聖使大人管理好妖族。”郝陽和金吼兩位妖王激動的渾身顫抖不已,二人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神情,因為沒必要掩飾,這兩滴精血對他們來說,堪比人族修煉者偶遇一件道器。
  別人不知這兩滴精血的重要性,二位妖王卻是一清二楚,依照這上方的荒獸血氣的濃郁度,若是全部激化的話,縱使他們無法突破原有的境界,停滯不前的實力也會增長不少。
  而且,這兩人已經達到妖王境界了,多跨出一步,就等於少了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苦修。
  對於上海,兩位妖王從最初的敬畏,漸漸的多了一絲崇敬,也越加感到這位年輕的聖使大人的神秘,那是他們完全看不透的神秘,誰都想不到,上海身上的精血會蘊含著荒獸血氣。
  兩位妖王小心翼翼的捧著精血,若不是還有上海交代的事要做的話,他們早就直接在此吸納修煉了。
  “我身上的荒獸血氣有限,每凝出一滴,對我身體傷害也不小,所以我不希望屆時妖族其餘人知曉,明白嗎?”上海交代道。
  當然,他只是隨口胡謅而已,以太古天魔軀的體魄,別說一滴精血,哪怕是一百滴,對他的影響也不會有多大,頂多休息幾天就恢復過來了,他如此說,是以免妖族得知此事後,跑來求他賜予精血罷了。
  “是!”
  兩位妖王對視了一眼,趕緊點頭,心頭的感激更甚了,他們也清楚精血對修煉者的重要,任何一滴都極為珍貴,一般修煉者是不會隨意逼出自己的精血贈送於他人的。
  “你們先在這裡煉化精血吧,等煉化完畢後,你們再處理妖族的事務。”上海說道。
  “是!”
  兩位妖王頓時大喜過望,趕緊找了一處地方,盤膝而坐,開始吸納那一滴精血中的荒獸血氣。
  上海正打算離開祖殿,忽然一道聲音傳來。
  “主人!有人要見您。”赫然是木達通過主僕印記傳達來的聲音。
  “是誰?”
  “她自稱是妖族神女,曾與您有過數次之緣,有事與你相商。”
  “妖族神女……”
  上海微微一怔,他的腦海中不由浮現出那位嫵媚到極致的妖女臉龐,甚至是她那禍亂眾生的嬌柔身段,如果說紫狐是妖精的話,那這妖族神女就是名副其實的妖女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