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ZR

蒼穹大道!
  乃是位於天地大道之上的另一種更為廣闊的大道之意,是諸多蓋世人物自古以來就追尋的至高大道,但是這種大道縹緲難尋,縱使窮盡一生都難以觸碰到一絲。
  大道雖無情,但卻還是會留下一線生機予於眾生,蒼穹大道也是如此,遺留下蘊含大道之意的“七訣”,這“七訣”擁有著一絲蒼穹大道之意,縱使只有一絲,也完全凌駕於天地大道之上。
  萬脈妖王的“天”雖是天地的一部分,但畢竟乃是他以血脈力量凝化而出的,根本無法與真正的“天”相提並論,縱使是天脈巨獸也是如此,頂多駕馭住一方天地而已。
  傳承的血脈早已稀薄,萬脈妖王縱使全力催動血脈之力,也及不上天脈巨獸的萬分之一,所化的“天”,自然無法與真正的天地相比。
  連天地都無法駕馭蒼穹大道,更何況是以血脈力量催動出來的虛“天”,在蒼穹大道所化的“怒”訣之下,磅礴的怒意沖天而起,蒼穹大道的道義從中顯化而出。
  轟……
  “天”被撕裂了。
  首當其衝的天脈之心,被這股蘊含一絲蒼穹大道之威的怒意當場擊碎,血脈之力被沖斷,萬脈妖王身軀猛然一震,恐怖絕倫的餘威衝擊而來,撞得他堅實的身軀呈現出龜裂。
  “想殺我,就得有被殺的覺悟。”上海橫空而起,宛若萬古尊神般,飽含恐怖威能的一拳轟出。
  萬脈妖王臉色驟然一變,想要聚集起威能,但血脈已被蒼穹大道所傷,根本無法凝聚力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拳襲來,他趕緊喝道:“本妖王乃是五大妖王之一,你不能殺本妖王……”
  “死!”
  上海瞳孔一縮,一拳砸落而下。
  嘭!
  宛若驚雷般的爆響,震得母峰轟隆顫動搖曳,彷彿隨時都可能會倒塌似的,而萬脈妖王龐然的身軀則被一拳轟成了血霧,一陣風吹來,瀰漫的血霧緩緩化去,消逝在虛空中。
  一代妖王就這麼殞落了……
  整個母峰一片寂靜,所有妖族高手和長者都張大了嘴巴,愕然的遙望著高空中的上海。
  玄木隆等人更為震動,他們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來了,雖然他們只有靈王境界的修為,但卻能夠感覺到萬脈妖王是何等的可怕,在他們心中已經算是堪比神靈一般的人物了。
  但是這樣的人,竟被上海一拳給轟爆了。
  這才多少年……
  五年多一些的時間而已,玄木隆等人回想起當初,上海才剛剛踏足聖城,參加聖煉,那個時候才十六歲而已,實力還沒達到靈師境界。五年的時間有多長?對於擁有長達兩百餘壽元的玄木隆等人來說,只不過彈指之間而已,算不上有多漫長。
  對於大部分的修煉者來說,五年時間,可能足夠他們突破一個層次的修為了,如果天資優秀的話,突破一個境界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而能夠突破兩個境界者,無一不是絕頂天才之資。
  而上海!
  卻令他們見識到了,什麼叫做不能以常理來揣度,僅僅五年的時間,就達到了這般恐怖的程度了,而且上海才剛踏入二十歲的年齡,這段年紀對於玄木族人來說,修煉才剛剛起步,可是上海卻早已站在了他們遙不可及的位置上了,令他們只能遠遠的眺望。
  霎時!
  玄木隆為自己當日所做的一切感到慶幸,幸虧他做了那個選擇,不然上海的成長說不定會限制在玄木族內,最後泯然於眾生。
  碧月嵐兩女遙望著屹立於高空的上海,眼中浮現出深深的崇拜和驕傲,因為那是她們所選的男人,她們為當初的選擇而感到欣慰和慶幸。
  “誰還想一戰?”
  上海目光一一掃過下方眾人。
  金吼妖王面色沉冷,在對視了那一剎那,他選擇了移開目光,微微低下頭,至於郝陽妖王則是苦笑的搖了搖頭,並沒絲毫對敵的打算,開玩笑,連萬脈妖王都被轟殺了,他們二人就算聯手,也沒有一點勝算。
  以郝陽妖王這等人物,如何看不出來,整個妖族的大勢已去了,在場之人根本就沒人能夠擋得住上海。
  至於妖族的高手和長者們,不敢與之對視,一個個沉默不語。
  “既然沒人一戰,那從今天開始,你們都將聽令於我。”上海聲如沉雷,震得母峰上空微微晃動。
  妖族中,強者為尊。
  連萬脈妖王都被上海轟殺,甚至連妖主都沒再出現,在場妖族高手和長者們早已隱約猜到了什麼。
  “拜見聖使大人!”
  郝陽妖王率先跪拜下來,金吼妖王遲疑了一下,也緊隨著拜了下來,這一次跪拜的意義與之前不同,之前是因為上海的身份,外加擊傷兩大妖王的緣故,獲得了他們的認同。
  至少,他們承認了上海擁有著與他們相當的地位,可要凌駕於他們,除非擁有著強過於他們的實力。
  而萬脈妖王被轟殺,不但是上海立威的表現,同時也是他震懾妖族的手段,因為只有這樣,妖族才會徹底服軟。
  “拜見聖使大人!”
  母峰上方的妖族高手和長者們,紛紛跪拜了下來,雖然還有些猶豫者,但看著大勢趨向上海,也無奈的跪拜了,與此同時,母峰下方的百萬妖族高手也齊齊跪下。
  “拜見聖使大人!”
  百萬妖族高手齊聲跪拜,聲勢幾乎足以震動天地,整座母峰都在搖晃震顫,至於玄木隆等人已被這聲威震得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呆愣的望著懸在高空中,帶著俾睨之勢的上海。
  霎時!
  玄木隆等人激動了起來,一個個臉漲得通紅。
  妖族是何等龐大的族群,哪怕是五行族都要弱上不少,上海竟能收服整個妖族,這等事情,哪怕是遙遠時代的五行族的先祖都不敢想像的事,如此在歷史上劃下濃厚一筆的驚天大事,他們不但經歷了,而且還親眼見到。
  “起來!”上海神色如初,並不被眼前的聲勢所動。
  嘩啦啦……
  百萬妖族高手齊齊站起。
  看著下方的妖族,上海心中稍稍鬆了一口氣,原本他還以為要大費周章才能收服妖族,卻沒想到只需要轟殺萬脈妖王,就足以震懾整個妖族了,看來這一次收服妖族比起原本想像的還要順利得多。
  不過!
  這只是第一步而已。
  “金吼妖王,郝陽妖王,你們帶一批妖族聲望較高的長者跟我前來,我有事要與你們相談。”上海說道。
  “是!”
  兩位妖王眉頭一皺,不過還是應了下來。
  隨後!
  在眾人注視下,兩位妖王帶著二十餘名實力強悍的妖族長者,跟隨上海踏入了祖殿中。
  ……
  祖殿內。
  除去兩位妖王外,其餘妖族長者都有些激動的看著殿中的聖文,畢竟這是他們有生以來第一次踏入祖殿。
  “不知聖使大人找我們前來有何要事?”
  郝陽妖王率先開口了,由於他地位和身份都頗為特殊,所以這句話由他來開口最為合適,金吼妖王和其餘妖族長者紛紛投去目光,他們也頗為好奇。
  “這次找你們前來,是有一件關於妖族存亡的大事要告知給你們。”上海沉聲說道。
  “妖族存亡的大事……”
  “妖族如今好好的,怎麼會有存亡大事?”
  “是啊!我們妖族如今正在逐漸恢復鼎盛,極境之地中又無人能損我們妖族根基,何來存亡大事。”
  一眾妖族長者連連驚道。
  郝陽妖王和金吼妖王神色有些發沉,他們相信上海不會隨意說出這般話來,很有可能是出了什麼大事了。
  “妖主在閉關之前,將此事告知了我,本打算告知諸位的,但我最後想了想,此事關乎妖族存亡,所以還是轉告你們一聲,其實事情是這樣的……”上海娓娓說道。
  最開始郝陽妖王等人還有些不大相信,可聽到後面,他們的神色越來越難看起來。
  “不可能,最後一代妖皇怎麼還活著……”
  “還成為了魔妖?”
  “若真有此事的話,為何妖族內卻沒絲毫髮現?”一眾妖族長者紛紛開口詢問了,他們依舊還是不願相信。
  上海並沒絲毫吃驚之色,因為他早就知道,妖族的這些長者們不會輕易相信此事的,誰會相信在妖族的領地範圍內,潛藏著一個早已死去多年的妖皇化成的魔妖。
  “那你們告訴,滅族萬年的黑犀族的妖王是如何出現的?你們在妖族這麼多年,可否見過他?還有那一位神猿族的妖王,你們神猿族如今最強實力不過才達到靈王三界,如何變出一位妖王來?”上海沉聲道。
  霎時!
  妖族長者們啞語了,他們雖還有些不願相信,但上海所說的是事實,滅族萬年的黑犀族,竟然還出現了,而且還是一位妖王,這就已經很讓人生疑了,其餘族群出現或許不奇怪,但早已滅族的種族出現,那就很古怪了。
  “聖使大人!如果真如你所說的這樣,我們妖族真要面臨滅族大危了……”郝陽妖王說到這裡,頓了頓語氣,拱手道:“希望聖使大人帶我們妖族走出滅族危難。”
  “望聖使大人帶我們妖族走出滅族危難……”
  其餘妖族長者面面相覷之後,也紛紛的跪了下來,如果真是如此的話,妖族堪危,如今的妖族雖強,但五大妖王一死兩重傷,至於妖主常年病患,如今又閉關了,剩餘兩位妖王,就算聯手也未必是妖皇化成的魔妖的對手。
  “諸位放心,此事我不會不管,那魔妖派人伏殺我,這筆賬我還沒與他算。再說了,極境之地內,五行族與妖族比鄰而居,若是妖族遭遇滅族危難,五行族也難撐下去,所以現在必須得聯合兩族之力,先滅掉魔妖這一強大對手。”
  “聖使大人說的沒錯。”
  “擯棄兩族之念倒不是不可,我們妖族願意傾盡全族之力,只是五行族那邊,不知他們可否願意……”有的長者提出了自己的擔憂。
  “這點你們無需擔心,五行族那邊我來交涉。”
  “那就拜託聖使大人了。”
  妖族長者們稍稍心安了不少。
  隨後!
  上海發出一道道的命令,讓妖族長者們先查探魔妖的行踪和下落,並整合妖族的精銳力量,一旦魔妖出世,立即出手滅殺,絕不能留情。
  妖族長者們接到命令後,紛紛退出了祖殿,最後只剩下郝陽和金吼兩位妖王留在祖殿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