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ZG

大地劇烈顫抖。
  上海神色凝重的望著大地裂縫處,邪族終於還是解開了封印,重新復蘇過來了。
  “什麼聲音……”
  “好像是腳步聲,從大地裂縫下面傳來的。”
  在場的各大勢力的高手感到異常的不安和局促,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盯著大地裂縫處。
  這時!
  大地裂縫下方浮現出一道道的人影。
  “是人……”
  “不是人,萬毒聖地底下怎麼可能會有人還活著,很有可能是毒修?”
  “如此多的毒修……”
  “不是毒修,這是什麼人,它們怎麼渾身長著黑色的鱗甲。”當看清出現的人影的剎那,在場的所有高手都愣住了,雖然不少人見識廣博,但卻從未見過這樣的怪物。
  密密麻麻的人影浮現,一個個被黑色鱗甲覆蓋,那不是穿上的鱗甲,而是從身體內長出來的,這絕不是人族,可能是異族,具體從何處而來,在場之人僅有上海清楚而已。
  “不要盯著他們看……”上海趕緊喝道,他的頭早已埋了下來,但縱使如此,自身的命元還是被吸納了一些,這些邪族比起被封邪石封印的狀態還要可怕得多。
  可是!
  還是遲了一步。
  “師兄,你的樣子……”
  “我怎麼了?天啊,師妹,你怎麼變成這副模樣了?你的皮膚,你的頭髮,還有你的臉……”
  在其餘人震驚的目光下,先前抬起頭望向前方的高手們,形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改變著。
  烏黑的頭髮變成了白色,原本富有彈性的皮膚,像是被抽去了所有水分,變得乾枯老皺,一道道灰暗的老人斑浮現,健碩的身軀變得瘦巴巴的,就連背部也佝僂了。
  僅僅片刻,十餘名高手,包括一名天道境界的高人,變得老態龍鍾,其餘人見狀,頓時面露驚懼。
  “怎麼會這樣……”
  “這是詛咒,可怕的詛咒,快遠離他們,別被沾染上了。”
  霎時!
  不少高手已經掠向了遠處。
  可是!
  “詛咒”卻似乎沒有停止過,掠走的人中,有一小部分容貌也在迅速老化,無論他們如何運轉威能,都無法抵禦這老化的狀態。
  這時,伴隨著啪的聲響,一名已衰老到極致的高手摔落了下來,倒在地上後,最後一絲生息斷絕,這名高手不是被殺死,而是因為命元耗盡而死,以至於生息都在倒下的瞬間消逝了。
  見到這一幕,在場的高手渾身寒毛都豎起來了,一個個心中慌亂不已,他們猜測可能是與出現的異族有關,可能是某種可怕的“詛咒”,但是這個“詛咒”也太恐怖了,無聲無息,就令人老死。
  縱使是見識廣博的天道境界高人們,這一生中也沒遇到這般可怕的事。
  “這些是遠古邪族人,它們身上的鱗片能吸納我們人族的命元增強自身,不要望向它們!”上海喝道。
  邪族已出世了,現在不是計較個人恩怨的時候,若是在場的高手們還不盡快反應過來的話,死去的將會更多,屆時,面對數以萬計的邪族人,根本就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所以!
  為了活下去,上海必須得讓各大勢力的高手們意識到邪族的可怕之處。
  聽到上海大喝,各大勢力的高手們頓時渾身一震。
  鱗片能自主吸納人族的命元增強自身……
  幾乎所有高手都不約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個邪族也未免太可怕了,之前所遇到的毒修,與這些邪族人相比起來,兩者相差太大了,毒修的劇毒,至少還有解毒的方法,而邪族人可怕的吸納命元能力,卻是沒有可解之道,只要盯著就會被吸走命元……
  這些邪族人到底是什麼怪物?
  不少高手心底已經泛寒了,不過他們卻沒有放棄生存的希望,雖然邪族人能夠吸納命元,但它們未必就強到哪去,只要轟殺了它們,自然就不會被它們吸走命元了。
  “遠古邪族?本座倒要看看除去吸納命元的能耐外,你們還有何能耐。”一名天道境的高人猛然掠去,身化驚天狂雷,撕裂了虛空,天地之威盡顯,三萬道紋化為狂雷轟下。
  轟!
  肆虐的狂雷,將從大地裂縫出現的近百邪族人給撕成了碎片。
  解決了?
  在場的高手面露詫異,同時心底升起了狂喜,原本他們還擔心這些邪族人擁有恐怖的能耐,沒想到除去吸納命元的詭異能力外,倒也不是很難對付。
  雖然只有區區上百人,但在場高手無一不是靈聖境界以上的,要斬殺上萬的邪族人,也不是什麼難事。
  “遠古邪族也不過如此。”身化狂雷的天道境高人背負雙手於虛空,滿臉的不屑之色。
  “小心!”上海趕緊提醒。
  唰!
  虛空一陣晃動。
  密密麻麻的邪族人軀體碎片,宛若尖錐,透過虛空穿透了那名天道境高人的胸口。
  “怎麼……怎麼會這樣……”
  天道境高人呆滯的看著被洞穿的胸膛,他的模樣迅速老去,直至最後滿頭白髮掉落,渾身血肉消盡,龐然的命元也消失一空,失去生息的軀體從虛空墜落而下。
  原本還面露欣喜的高手們,神情頓時僵住了。
  邪族人的軀體碎片旋繞在虛空中,迅速在的組合在一起,化成了一個個的邪族人,相比起之前,這些邪族人彷彿得到了命元的滋養,不但身上的鱗甲更亮了,就連身上的詭異氣息也強大了許多。
  沒死……
  近百邪族人,竟無一被轟殺,全部都恢復了。
  如果說先前眾位高手還有把握的話,現在他們是一點把握都沒有了,能吸納命元,而且還擁有不死之身,這邪族的可怕,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之外,不少人頓時心生懼意。
  嘩嘩……
  大地裂縫下方,不斷浮現出人影,一排接一排的邪族人掠出,它們的動作並不快,但卻令人心中泛寒,這些邪族人像是從地獄中爬出的死神,而且還不是一個,而是一大群。
  密密麻麻的邪族人出現在大地之上,各大勢力的高手都早已埋下了頭,但他們卻能感覺到自己正在迅速變老,顯然命元正在不斷的消耗中。
  至於火烈尊者三人,此刻也僅僅只能自保而已,因為黑色長矛化出的無盡血海將他們給籠罩了,無邊的殺意,令這三位大人物神經緊繃到了極致,他們三人的臉色相當難看。
  黑色長矛的可怕,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之外,縱使三人聯手,都無法壓制住這黑色長矛的邪異。
  血海上方,浮屍沉沉。
  一尊尊屍體不斷漂浮而過,看得火烈尊者三人頭皮發麻,更讓他們驚懼的是,在這血海中,他們還看到了一些大人物的屍體,這些大人物雖早已身死,但身軀早已密佈道紋,縱使遺留萬古也不會損壞。
  這些大人物的衣著和打扮並非是這個時代的,而是萬古歲月時期的打扮。
  浮屍順著血海流淌而過,單單眼前所見的大人物屍體,就有近十具,其中還有兩具屍體的道紋已經深深嵌入骨骼內了,這是已達到尊者巔峰的大人物了,只差一步就能跨入尊王這一層次。
  這樣的人物,竟然也死了,而且是被洞穿了頭顱而死的。
  陡然!
  血海中的大人物屍骸停止了流轉,一股股腥臭卻充滿磅礴威力的血液,突然化入了這些大人物的屍骸中,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原本早已失去生息的大人物屍骸,竟開始恢復生機。
  噗通!
  輕微的心臟跳動聲傳出,十具大人物屍骸出現了脈搏,他們的血肉開始滋潤,僵直的身軀恢復了柔軟,勃發的生機越來越強盛,他們竟然活了,而且是一起復活的。
  噔……
  十具大人物屍骸同時睜開了眼皮,腥紅而蘊含著無盡殺意的眼瞳,直視著火烈尊者三人,令他們的心頓時一沉。
  “不好!”
  “黑色長矛不是要圍住我們,它是打算將我們擊殺,化為這無盡血海的一部分……”
  “兩位,我們必須得先脫身,不然會死在此地。”
  火烈尊者三人勃然色變,同時一起出手了,他們殺向了無盡的血海,合三人之力衝擊著血海的邊緣,試圖破開這血海的禁錮,三大尊者聯手,發揮出的威能是何等可怕,足以覆滅十萬里範圍的一切,但在這一片血海中,卻只是蕩起了一片漣漪而已。
  “怎麼會這樣……”火烈尊者三人的臉色徹底變了,再度嘗試了一下,依舊如同之前那般。
  “讓本尊來。”
  火烈尊者怒喝,取出了道器“金道晨鐘”。
  咣!
  大道始音一出,整片血海沸騰了,邊緣處被無以倫比的道韻衝裂了一道小口子,見有效果,火烈尊者大喜,不斷的拍動道器,一道接一道的大道始音,匯集成了大道衍化之象——晨曦初現的景象。
  壓制下來的晨曦,將血海煮得沸騰起來,裂口不斷的被撕扯和擴大。
  “走!”
  火烈尊者持著道器,一馬當先。
  驀然!
  沸騰的血海席捲而起,十名大人物屍骸擋在了裂口處,毫不遲疑的朝火烈尊者三人殺了過去,這十名大人物雖只有屍骸,但在血海浸泡不知多少年了,這副軀體蘊含的威能幾乎不下於原本。
  咣!
  道器“金道晨鐘”被拍出。
  霎時!
  一道懾人心魄的烏光浮現,原本停滯的黑色長矛已經扎在了“金道晨鐘”上方了,啪!縱使是聖主都難以摧毀的道器“金道晨鐘”被擊出了一絲裂痕,火烈尊者心臟頓時一陣抽搐。
  十名大人物圍殺而上,白袍老者面露驚懼,雖然他們是尊者,但也是人,被十名比自己實力不差的大人物圍殺,而且還是這種不懼生死的屍骸,不止難以對付,甚至更會被圍殺在此處。
  下方!
  上萬邪族已經屹立於大地上。
  閃爍的鱗甲不斷的吸納著命元,縱使各大勢力的高手都低下了頭,但命運依舊被吸納,只不過速度要慢一些罷了,僅僅片刻,已經有不少人白了頭,甚至還有一些已呈現出老態龍鍾的模樣。
  三位尊者被十名大人物屍骸圍殺,雖還能勉強抵禦,但誰都看出,火烈尊者等人支持不了多久,連尊者都難逃被殺的命運,更何況是其餘人,所有人的心頓時沉入了谷底。
  難道!
  真要葬身於此地了?
  “唉……”
  一道深深的嘆息傳來,這道聲音迅速擴散而出,磅礴而浩瀚的生機浮現,焦土的大地之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鑽出了大量的碧草,一些根莖樹木甚至快速生長而出,眨眼間就成為了大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