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喝茶群

天罡戒顫動得越來越厲害,上海臉色越來越難看,因為他感覺到裡面的玲瓏玉棺封存的至邪人物生命波動在不斷的增強。
  噗通!噗通……
  心臟劇烈的跳動著,上海感到它都要炸開了。
  陡然!
  一絲至邪的氣息鑽了出來,上海渾身上下泛起了森冷的寒意,軀體禁不住一陣顫抖,因為那一絲至邪的氣息正透過他的右臂,一直朝著他眉心部位延伸而來,這股氣息充滿了毀滅和恐怖的意志。
  這股意志太龐然了。
  上海的意識與之比起來,就如同沙礫與滄海的區別,識海震顫,靈識不斷衝擊而出,試圖阻止這一絲至邪的氣息,但在這可怕的氣息之下,靈識剛接觸就被化為了虛無。
  “它想佔據我識海……”上海當即意識到了這點。
  識海中封存著自身的魂魄,若是被佔據的話,那就等於徹底形神俱滅了,再也無法有重活的機會。
  不!
  不能讓它佔據我的識海。
  上海昇起不屈的意志,可是在這一絲至邪的氣息面前,他根本就無法與之對抗,因為那是蓋世人物的氣息,二者無論是境界還是實力,宛若天與地的差別,但是他卻沒有放棄,不斷的凝聚靈識,衝擊著至邪的氣息。
  縱使每一次都被至邪氣息給化為虛無,無法產生絲毫的效用,但上海卻是沒有放棄。
  為了生存!
  為了活下來……
  眼看著至邪氣息鑽到了識海的最深處,上海將剩餘的靈識全部聚集在一處,這是他最後一擊了,無論是否有用,他已經盡力了。
  “給我滾出去!”
  所有靈識匯集一點,化作了劍識,飚射而出。
  沒有意外發生,如同先前一樣,連至邪氣息都沒觸及,就化為了虛無,至邪氣息破開了最後一道桎梏,直達魂魄深處……
  驀然!
  一道幽幽的聲音從魂魄深處傳出。
  這聲音含糊不清,難以聽明白是什麼,只是一個字,但是這個字卻蘊含著世間萬物的變化,可是是任何物體,也可以是任何虛無之物,這個字彷彿從天地出現之時就已經存在了,它代表著天,也代表著地。
  它!
  就是道!
  觸摸不及,卻又存在於天地之間的真正的道。
  霎時!
  至邪氣息停滯了下來,彷彿被傳自魂魄中的字給洗滌了一樣,原本的毀滅和恐怖意識,頓時蕩然無存,遺留下來的卻是純粹的至邪本源,不含任何雜質,它雖只有一絲,但卻令人望而心顫。
  “我沒事……”
  上海醒轉過來,一臉愕然,同時又面露喜色,再看識海內,依舊如初,唯一不同的就是多了點東西,不像威能,也不像靈識,像是另外一種存在於世間的特殊力量。
  這種力量形式的存在,上海還是第一次見。
  “難道是那名至邪的蓋世人物所擁有的特殊的力量……”上海心中猜測,不過卻沒過於多想,因為他感知到至邪本源對他沒有絲毫傷害,可奇怪的是,自己又無法催動它。
  雖然只有一點,但至邪本源卻蘊含著極為恐怖的力量。
  無論如何!
  對於上海來說,至少活下來了。
  天罡戒雖然依舊在劇烈跳動,但卻是沒有再釋放出另一絲至邪氣息。
  這時!
  一股詭異而恐怖的氣息瀰漫而出,上海轉過頭,只見那一塊破碎的封邪石周邊,瀰漫出了濃郁的血霧,在看到的第一眼,他彷彿看到了無盡的血海,密密麻麻的浮屍。
  火烈尊者三人僵了片刻,靠得最近的他們,自然能夠感受得到這溢出的血霧的古怪。
  “讓本尊先來。”
  火烈尊者隨手一拍,三色火焰化作蓋天巨掌,朝著血霧拍了下去,原本應該被拍散的血霧,只是晃蕩了一下,而三色火焰卻被瞬息覆滅了。
  當即!
  三大尊者臉色驟然一變。
  火烈尊者的三色火焰,吸納過一種靈焰,威力極為霸道強橫,雖沒展現出全力,但方才那一掌,足以覆滅方圓萬里內的一切了,但拍在血霧上,不但沒將它化掉,反而還被覆滅了。
  黑色長矛的尖端泛起了一絲烏光。
  霎時!
  三大尊者頓時感到血肉有種被切開的痛感,三人徹底色變了,這黑色長矛僅僅只是甦醒了一點,就有如此可怕的兇性,若是被它徹底甦醒過來的話,恐怕在場之人無人能夠收它。
  “我感覺到此物兇性滔天,若不盡快將它收服,一旦被它恢復過來,我等將無法駕馭……”白袍老者沉聲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一起全力出手,先制住它再說,至於歸屬,屆時再商量定奪。”若水尊者也開口了。
  “好!讓本尊先來。”
  火烈尊者面沉如水,雙掌壓於胸口處,掌心相互面對,渾身燃起了滔天烈焰,這些烈焰不斷狂舞,宛若焚滅一切的蓋世龍捲,齊天而起,整個萬毒聖地遺蹟的溫度,瞬間上漲了十倍。
  縱使位於千里之處的高手們,都感到灼熱難耐,就連天道境的高人們都不斷的劃出道紋,抵擋著這股恐怖的高溫。
  陡然!
  高溫消失了。
  火烈尊者身上冒起的火焰,全部匯集在了手掌心上,只見紅,黃和藍三色火焰凝結在一起,變成了三色火球。這三色火球的溫度迅速下降,瞬息就達到了冰點,可是它的火焰依舊存在。
  火極化冰,陽極反陰!
  這等手端,在尊者境界中也鮮少有人能夠做到,因為這代表自身對火屬道韻領悟到了極為高深的程度。當然,火烈尊者還達不到這個程度,他是以金器世家所傳的聖術催動而成的。
  “火烈兄,我等來助你。”
  白袍老者手中早已化出一道龍捲,那是代表著風的道韻,這一道龍捲雖然只有拇指大小,但卻蘊含了可怕的天地之威,釋放出來的話,完全能夠摧毀整個萬毒聖地遺跡。
  龍捲與三色火焰交織在一起,風助火勢,二者融合後,威力呈幾何倍的增長。
  與此同時!
  一道銀色的漣漪浮現,蕩漾著龍捲火焰,劇烈擺動的幅度,令後者的威能再度增強。
  三大尊者全力聯手,施展出的手段是何等的可怕,方圓百里內,任何踏入此地之物,都會被瞬間焚化。
  “去!”
  火烈尊者低喝。
  銀色漣漪與龍捲,還有三色火焰融合之下,宛若一尊灼燒的大鼎,從下方開始燒灼,騰騰上漲,瞬間包住了封邪石,在這三股恐怖力量之下,封邪石被燒化了,黑色長矛顯露而出。
  遠處觀望者,在見到這柄黑色長矛的剎那,無不感到眼睛刺痛無比,趕緊移開,一些收起目光慢的,已經被刺得鮮血橫流,慘叫不已,其中還包括一名天道境界的高人。
  凶器!
  這是一柄可怕的凶器。
  僅僅只是出世,就這般恐怖了,若是它完全復甦過來,那該有多可怕。難怪會被封印住,這柄凶器根本就不該出現在這個人世間,它只會給這個世界帶來災禍。
  三大尊者聯手禁錮下,黑色長矛尖端的烏光停止了蔓延,被禁在了鋒銳之處,並開始逐漸的黯淡下來。
  封禁住了?
  天一聖徒等人死死的盯著黑色長矛。
  這黑色長矛比起道器還要強大,雖然他們未必有機會使用,但三大尊者代表著東荒的六大超級勢力,肯定屆時會對黑色長矛的歸屬進行爭奪,指不定某一個勢力會獲得。
  一旦此物被自身所在的勢力獲得,身為傳承者的天一聖徒等人,他日也將有機會成為執掌此物的聖地之主,這黑色長矛連聖主都能殺傷,只要攜帶此物出外,同境界之中無人能敵,甚至能夠越階斬殺對手。
  以天一聖徒等人的資質,他日縱使無法成為聖主,至少也能達到尊者這一層次,再加上黑色長矛這等神物,莫說橫掃東荒,哪怕是橫掃整個大荒世界也有這個機會。
  收服了?
  上海依舊滿臉凝重,他感覺到並沒這麼容易,如果黑色長矛這麼容易收取的話,那麼玄天尊王也不會對它如此重視了。
  驀然!
  黑色長矛上已快消逝的烏光,驟然亮了起來,並以極快的速度從矛尖朝著末端延續。
  什麼……
  三大尊者勃然色變。
  掌控的三股威能,正在迅速消耗,眼看就要被破開了。
  霎時!
  無盡的血海和浮屍橫空而出,濃郁至極的血腥味以及驚世的殺意,席捲了整個萬毒聖地遺跡。
  驚天殺意無孔不入,所有人,包括三大尊者都禁不住感到渾身被森冷的寒意所覆蓋。
  嘭!
  一名高手爆開了,化成了血沫。
  另外兩名實力高一些的,渾身青筋迸露,眼睛瞪得渾圓,身軀彷彿被吹漲了一樣,二人喉嚨發出呃呃的聲音,只發出一聲,這兩人就徹底爆開了,化成了飄飛的血霧。
  所有人臉色慘白無比。
  “啊……我……不……要……死……”隨著一名靈聖巔峰的高手最後一聲慘叫,再度爆成了血霧。
  已經死了四個了,而且還死得如此詭異,令在場之人無不感到脊背生寒,一個個面露驚懼。
  “不好……”
  火烈尊者大吼。
  只見銀色漣漪,龍捲和三色極火不斷削弱,已經快控制不住黑色長矛了,而那烏光只差最後一絲,火烈尊者等人感受到了極度的危險,當即三人迅速撤手,以最快速度朝後退卻。
  轟……
  黑色長矛沖天而起,可怕的烏光打入了地底,大地之下轟隆作響,只見在地底深處,一個個封邪石爆碎,被封存在裡面的邪族袒露在空氣中,它們的鱗甲浮現出吸納生機的烏光。
  上萬個邪族,被徹底解封了,一個個昂起頭,睜開了雙眼,它們的眼睛是紫色的,充滿了攝人心魄的邪異,被從萬古歲月封存至今,這個可怕的種族再度甦醒了過來,它們即將重歸大荒世界。
  嗡嗡……
  黑色長矛發出嗡鳴,像是在召喚大地地下的邪族。
  這時!
  一名邪族人邁出了步伐,其餘邪族人也紛紛邁出了第一步,它們的腳狠狠的踏在大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