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NM

詭異!
  萬毒聖地內充斥著莫名的詭異,火烈尊者三人神色無比凝重,無論他們散發出多少威能,都會被虛空吞噬掉。
  陡然!
  轟隆!轟隆……
  大地劇烈顫動了起來。
  “發生了什麼事?”
  “不知道!”
  “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地底出現……”
  各大勢力的高手們莫名的感到心慌,有些靈覺強的高手甚至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似乎有什麼事要發生。
  咔咔……
  大地龜裂,橫佈在萬毒聖地遺跡內的道紋,紛紛被撕裂,連大人物都無法徹底毀掉的大陣核心,都被撕開了。
  上海感覺到,大地之下傳來了呼喚,而玲瓏玉棺內的至邪的蓋世人物似乎回應了,整座玲瓏玉棺顫動得越加厲害了,原本晶瑩剔透的棺體,浮現出了一道道血色的紋路。
  這些血色的紋路,宛若流動的血液般,似乎在壓制裡面的至邪蓋世人物。
  如此場面,只有上海一個人能夠看得到,當看到血色紋路的剎那,神色徹底變了,血色紋路散發著恆古悠遠的氣息,像是天地出現之時化出來的一樣,充滿了無上的道意。
  血色蘊含著濃郁的血腥味,縱使從遠古時代流傳至今,依舊如同剛侵染上去的一樣。
  上海的心頓時一顫,在看到血色紋路的剎那,他竟有種身體差點被轟穿的感覺。
  這是血!
  真正的血,而這血中卻飽含著恆宇般的無盡力量。
  僅僅一眼,就差點被震碎身體,如此可怕的血液是誰的?是遠古某位蓋世人物的麼?可是為何那位蓋世人物會將自身的血液侵染上玲瓏玉棺,並在上面留下了恆古難滅的大道紋路?
  為了封印至邪的蓋世人物?
  上海猜測,很有可能是某位遠古的蓋世人物,唯恐玉棺中的至邪甦醒過來,所以才以自身之血和絕世古器玲瓏玉棺,將至邪給封印在裡面,也唯獨只有這個解釋能夠說明這些血色紋路為何會存在玲瓏玉棺上。
  血色紋路雖在壓制,但上海卻是感覺到玲瓏玉棺的生命氣息正在逐步增強,與大地深處的聯繫也在逐步加強。
  大地依舊在顫動,龜裂不斷變大。
  突然!
  裂痕崩碎了,大地之下漸漸浮現出了一座座的玉台,這些古樸的玉台共有上千座之多。
  “這……這是什麼……”
  “看上面的紋路,有些像是遠古的文字,但其中還有一些萬古歲月時代的大道紋路。”
  “這些玉台,難道一直都深埋在萬毒聖地以下?”
  “莫非,這才是萬毒聖地真正的秘藏?”
  所有高手紛紛盯著玉台,一個個眼神炙熱,不過卻是沒有上前的,畢竟三位大人物還沒動,若是這上千座玉台藏有殺機的話,一旦踏上,可就有死無生了,畢竟能夠深藏在萬毒聖地之物,可不是凡物。
  沒人知道這些玉台是什麼,也沒人知道它們有何用處。不!還有一個,在場之人中,只有上海知曉玉台的真正用處。
  “封邪台……它們怎麼出現了……”上海愕然的看著懸浮在高空中的上千玉台,越看越是感到不安。
  大地深處還在晃動。
  上海神色凝重,警惕提到了最高,他感覺到與至邪產生聯繫的並不是這封邪台,而是另有它物,他預感到,這個與至邪產生聯繫的東西,很快就會出現在眼前了。
  果然!
  一個巨大的玉石從大地深處緩緩浮起。
  看到這一塊巨大的玉石,上海的眼皮跳得更厲害了,因為這一塊玉石是他所知封邪石中最熟悉,也是最不願見到的,這玉石的出現,更加驗證了他的猜測,因為玲瓏玉棺的震動幅度越來越大了,似乎就要掙脫小鼎而出。
  場上的各大勢力的高手,也被這一塊巨大玉石給震住了,一個個滿臉愕然和震驚。
  “那是什麼……”
  “這玉石的材質頗為古怪,本座從未見過,也沒聽聞過。”
  “快看,裡面是什麼東西……”
  “一柄黑色長矛。”
  “上方還沾染著血跡,天啊,那血跡還在跳動,這黑色長矛封存起碼有十萬年以上了,裡面的血跡竟還未乾涸,這血液絕不是一般的血液。”
  “能遺留十萬年以上,並且沒有乾涸跡象的血液……這是聖血,只有蓋世人物留下的聖血,才能遺留萬古而不消。”一名有見識的高人忽然驚呼道。
  蓋世人物的聖血,竟在一柄看起來極為普通的黑色長矛峰刃上,而且有些眼力不差者,已看出那塊玉石其實就是一個封器,封器主要是用來封印一些強大的器,像道器等物也會被封住。
  一般封器針對的大部分都是道器之類的絕世大器,甚至還有一些強大無比的古器,被人從遠古封印,並且還掛著蓋世人物的聖血,幾乎所有人都能想像得到,遠古時期有一名蓋世人物被這黑色長矛刺傷過。
  這個想法剛冒出,在場的高手心臟就禁不住一陣狂跳,望向黑色長矛的目光也與之前完全不同了。
  不止是在場高手,就連火烈尊者等人的眼神也透出異色。
  能將蓋世人物殺傷……
  縱使是道器和古器都做不到這一點。
  蓋世人物最差都是聖主這一層次,每一位聖主早已堪破大道,執掌一方大道秩序了,這樣的人物揮手之間,就能覆滅十萬里內的一切,無人能擋,無物不破,在大荒世界中已經是無敵的象徵了。
  無論是從遠古還是萬古歲月流傳下來的文獻,都沒記載過有聖主受傷的事蹟,哪怕是出過聖主的各個勢力,依舊還流傳著聖主的一些事蹟,這些事蹟無不表明,聖主擁有著隻手遮天的恐怖力量。
  這柄黑色長矛,竟能刺傷聖主……
  在場之人的目光,變得越來越炙熱了,能傷聖主之物,絕對在道器和古器之上,說不定是遠古傳說中神人所用的神器。
  神器……
  大荒世界的歷史上,也曾出現過那麼一兩件,但卻在萬古歲月時期就不知下落了。
  如果真是一柄神器的話。
  獲得者只要將其放入所在的勢力內,只要不丟失此物,將可保這個勢力萬古不滅。
  對於大人物來說,神器的吸引力更是致命的。
  “兩位,這封器源自遠古,恐怕不好解開,不如我們先一起出手解開這封器,將黑色長矛取出,再做定奪如何?”白袍老者提議道。
  “行!”
  “就按風兄說的做吧。”
  火烈尊者與瓊樓內的若水尊者紛紛說道。
  他們並不知黑色長矛是古器還是道器,因為無法感知到它的氣息,無論是道器還是古器,亦或是傳說中的神器,能夠殺傷聖主之物,絕不同凡響,不然也不會被遠古修煉者封入封器內了。
  縱使身為大人物,火烈尊者等人面對這未知的黑色長矛,也不敢託大,所以三人才打算聯手。
  三位大人物出手,所有人都盯著。
  上海神色微變,之前他可是領教過黑色長矛的厲害的,而且玄天尊王曾提醒過,此物絕對不能解封,不然將會給大荒世界帶來可怕的災禍。
  “不能碰它!”上海趕緊喊道。
  霎時!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上海身上,包括三名大人物。
  “小子,本尊讓你多活一會兒,你應該慶幸了,現在還敢廢話一句,本尊立即讓化為飛灰。”火烈尊者冷聲道。
  “此事事關大荒世界所有人族的生機,你如果想成為千古罪人的話,可以動手試試看。”
  上海直視著火烈尊者,道:“此物是邪族的邪兵,天生就有邪靈存在,縱使是聖主都無法避其鋒,若是開啟此物,定會讓遠古邪族復生,降臨大荒世界,屆時生靈塗炭,指不定我們人族會因此而滅亡。”
  邪兵,邪族……
  所有人皆是一震。
  就連火烈尊者也目露異色,他們也不是沒想過這黑色長矛有靈這一層,畢竟能傷到聖主,豈會是凡物,不過,他們也不懼,沒有人掌控的話,無論是道器和古器,都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威能。
  “哈哈……”
  火烈尊者忽然昂頭大笑起來,旋即笑聲嘎止,冷聲道:“小子,你當本尊這麼容易糊弄?什麼邪兵,什麼邪族,本尊從未聽說過。就算此物是邪兵又如何?我金器世家從萬古歲月至今,以器立族,何種道器何種古器沒聽聞過。器本是修者所創,再強也無法強過於修者,本尊出自金器世家,又持有道器‘金道晨鐘’,難道還克制不住此物?”
  “火烈尊者,此事事關重大,希望你能暫時放下恩怨。這柄黑色長矛,確實是邪兵。”上海沉聲道。
  “恩怨?你配與本尊談恩怨嗎?邪兵?本尊會信你的話?要么給本尊閉嘴,要么本尊現在就焚化了你。”
  火烈尊者說完,來到了封邪石面前。
  其餘兩位尊者已經到達,三人默默的看了片刻,在印證此物是否真是邪兵,雖然上海的話不能信,但也不能不信,可是看了半天,三人並沒有發現邪兵有絲毫邪異之處。
  “開始吧?”
  火烈尊者望向二人。
  白袍老者點了點頭,懸浮的瓊樓也傳出了聲音。
  所有人緊緊盯著封邪石內的黑色長矛,期待著此物重臨人世,卻沒人注意到上海臉色原來越慘白。
  阻止?
  上海話已經說出去了,三位尊者顯然不相信,如果再開口的話,指不定火烈尊者會返身將他轟殺,如何阻止?雖然如今情況對他來說非常不妙,但能多活一刻,就多一絲生機。
  除此之外!
  玲瓏玉棺顫動的頻率越來越高,上海已將小鼎放入天罡戒內了,依舊還是無法切斷封印的至邪與黑色長矛的聯繫,在敏銳的感知下,他感受到這二者的聯繫越來越密切。
  太古怪了……
  上海總感到不對勁,這裡面的至邪乃是遠古古族之人,不知為何會成為至邪,並且還與黑色長矛有聯繫,難道這柄黑色長矛,就是這位至邪昔年用以殺傷至高聖主的器物?
  跑?
  上海也想過趁機離開這裡,但是離開這裡也無法走出萬毒聖地遺跡,因為聖牢禁陣和七尊大勢還在。
  這時!
  火烈尊者出手了,一拳砸在了封邪石上。
  咔咔……
  封邪石裂開了,如同蛛網般的紋路,瀰漫而出,延至整個封邪石周身,裂痕開始加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