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 品茶 微信

古銅境上,各色神光交錯,化出的紋路蘊含著無上的大道至理,彷彿恆宇中能夠吞噬滅絕一切的黑洞。
  在交織的紋路中,整片天空被吸了進去,那並非是幻象,而是真實的被吸入了裡面,而天識尊者,以龐然靈識所化的身軀,已經被古銅鏡納入了一半,剩餘的另一半正在抵禦著吸納。
  轟轟……
  玄奧而蘊含大道至理的紋路不斷凝化而出,古銅境的吸納力度也隨之不斷的增強。
  “天識尊者,納天鏡曾連尊者本體都納入過,更別說你的化身了。無論是威能還是靈識,只要是這天地之物,沒有它收不了的,不用反抗了,一切都是徒勞的。”
  若水尊者朗聲道:“同為尊者,本尊再問你一句,若你答應放手不再理此事,在下立即放你從納天鏡中出來。”
  “此事本尊管定了。”天識尊者哼聲道。
  “這個瘋子……”
  白袍老者暗罵了一聲,旋即說道:“若水兄,既然他都如此說了,我們何必跟他客氣,用納天鏡將他煉化算了。”
  這時!
  瓊樓中射出一道白光,打在古銅鏡上,當即整面古銅鏡徐徐繞動了起來,恐怖的大道威能交織在鏡面上,只見被吸納入裡面的天空,被這股大道力量給層層碾碎。
  連一方天地都能碾碎……
  在場的高手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這還只是古器所化的副器,若是真的古器的話,衍化出來的威能該有多麼的恐怖。
  看著陷入古銅境內天識尊者,上海的心中一陣發緊,與此同時,他敏銳的感覺到周邊的目光更加炙熱了,很顯然,一旦天識尊者的化身被古銅境所碎,他將在劫難逃。
  絞碎的天宇中,天識尊者的靈識不斷被碾碎。
  “想用古器的副器殺本尊化身?你們以為就你們有副器?”
  天識尊者眉心中閃爍著一點黑色雷芒,只見一顆泛著雷霆的珠子射出,雖然只有拇指大小,但它的出現,卻是令在場之人有種如遭雷擊,渾身酥麻難忍的感覺。
  當即!
  無盡的雷霆從中射出,震得古銅境劇烈晃動。
  “古器——雷霆珠的副器……”白袍老者驚呼出聲。
  “他怎麼會有此物……”
  火烈尊者也不免面露驚愕。
  古器雷霆珠,乃是從遠古時代就流傳下來的絕世寶物,據說雷霆珠乃是殞神雷所化,是天地異寶之一,後被遠古種族所獲,將之煉成了古器,殞神雷乃是世間雷霆中的一種,威力在所有雷霆中位列第八位,所化的雷霆珠自然不凡。
  最主要的是,古器雷霆珠曾在萬古歲月時代出現過,並且有過一段關於它的傳聞,據說一名曾經赫赫有名的聖主,被人持著古器雷霆珠給活生生的震死,雖然不知此傳聞的真假,但光是論起名聲,雷霆珠還在納天鏡之上。
  副珠不斷爆射出萬千殞神雷,雖無法與真正的雷霆珠相比,但威能也足以震懾所有人了。
  古銅境搖晃的越來越厲害,吞納之威被萬千殞神雷所攝,難以靠近天識尊者分毫。
  天一聖徒等人的臉色越加發沉,原本他們就在等著納天鏡煉化天識尊者,好出手滅殺上海,奪得那道器暮鼓,沒想到天識尊者以化身前來,竟還攜帶了古器雷霆珠的副器。
  這也就罷了,任由誰都看出,納天境比起雷霆珠要差上一分,在萬千殞神雷之下,納天鏡不斷收縮,遍布的大道至理紋路,也在接連縮減,很明顯已經落了下風了。
  轟……
  萬千殞神雷炸響。
  霎時!
  天道境界以下的大部分高手,頓時被震得當場吐血,唯獨天一聖徒等人還能站於原地,不過他們的臉色卻是有些不大好看,而天道境界的高人們,早已凝化出道紋抵禦。
  上海倒是依舊屹立於原地,臉色微微變了一下,連他的體魄,方才都被震了一下,古器衍化出的副器,被封禁在裡面,還能散發出如此恐怖的威能,若是完全顯化在外的話,威力更是可怕。
  納天鏡不斷收縮,火烈尊者等人的神色越來越難看。
  若是讓天識尊者脫身而出,再加上雷霆珠之威,他們三人要想壓制住天識尊者就難了,而且他們感覺到,天識尊者本體正使用無上大術,將自身的靈識送入此地,拖得越久,就越麻煩。
  “天識尊者,本尊先滅你化身,再除你本體……”
  火烈尊者怒喝,頓時昏暗的天空亮了起來,宛若昏暗的黑夜中迎來了黎明的曙光,蒼穹頂上,一尊巨大的金鐘顯化而出,古樸的大道衍生而出,只見一抹魚肚白浮現。
  金器世家的道器“金道晨鐘”!
  在場高手無不為之一震,對於此物他們並不陌生,因為他們曾見識過道器“金道晨鐘”衍化出來的威力。
  但是!
  眼前所見的威力,更是比之前還要恐怖。
  只是顯化出其形,眾人就倍感壓力,就連天道境的高人都接連化出道紋佈在身上,以免被道器之威攝中。
  在火烈尊者手中的“金道晨鐘”,發揮出的威力遠遠不是之前所能夠相提並論的,蒼穹徹底被籠罩了,就連聖牢禁陣和七尊大勢都禁不住抖動了起來,像是隨時都會崩碎似的。
  金道晨鐘壓了下來。
  漫天曙光化成了近乎透明的火焰,這些火焰席捲而來的熱浪,將大地上的一切都燒灼了起來,一道道潛在的禁陣,當場被燒化,依舊殘餘的大殿,除去七座懸浮的古怪大殿外,其餘一切都被燒融了,大地頓時佈滿了滾燙的岩漿。
  只見天識尊者,右手一指,萬千殞神雷炸開,化作無盡的雷光,頓時打了出去。
  “呔!”
  火烈尊者輕喝。
  只見金道晨鐘發出咣的聲響,大道始音迴響不斷,蘊含著毀滅之威的無盡雷光當場被震碎,化為了虛無。當即,金道晨鐘蓋壓而下,將位於納天境內的天識尊者給罩了進去。
  “本尊現在就將你化身煉化。”火烈尊者雙目射出兩道神焰,打在金道晨鐘上。
  唪!
  金道晨鐘冒出了熊熊神火。
  不好……
  上海神色驟變,憑著強大的感知,他察覺到天識尊者的靈識正以極快的速度在殞滅,天識尊者雖強,但卻只是化身前來,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實力,而火烈尊者又持有道器“金道晨鐘”,只要對手不是聖主,絕對無法與之對敵。
  天識尊者的靈識越來越弱,顯然難以抵擋得住道器“金道晨鐘”的煉化,只是片刻的時間,最後一絲靈識徹底消散了。
  “天識尊者也不過如此,待本尊等下處理完那小子,再出去會一會你的本體。”火烈尊者目光從蒼穹上方投了下來,炙熱無比的眼神,死死的盯著下方的上海。
  “小子!不管你是否交出道器暮鼓,你這輩子都要活在痛苦之中,永世承受無盡的痛苦。”
  火烈尊者目露憎恨。
  如果不是上海,也不會招惹來天識尊者。
  雖然金器世家未必會怕萬罡殿,但今後金器世家在南荒發展的一切,都必須得撤回來了,而且不能再與萬罡殿有任何接觸,這等損失可不是一般的大,縱使身為金器世家的大人物都覺得肉痛不已。
  唪!
  漫天火焰席捲而下。
  縱使距離百里之遙,上海都感到皮膚燒灼得疼痛,看來這一次是躲不過了,咬了咬牙,他打開了天罡戒,抓住了小鼎,隨時準備將之打出,他不知道這尊小鼎能不能擋住火烈尊者,但昔日此物就擋住了虛空風暴。
  如今!
  上海顧不上那麼多了,雙手抓著小鼎中間,鼎口對準了火烈尊者席捲而下的漫天怒焰。
  突然!
  小鼎劇烈晃動了起來。
  上海驀然間感受到一種源自靈魂深處的悸動,只見小鼎內的玲瓏玉棺劇烈抖動,像是要從中脫離而出,更讓他心顫的是,他感受到了裡面湧現出了浩瀚的生命氣息。
  一道絕美的倩影浮現在他的識海中。
  她要出世了……
  上海大驚失色,沒想到那個至邪的蓋世人物,就要甦醒過來了……
  一絲至邪之氣飄出,僅僅只是接觸了那麼一下,蘊含著大人物之威的漫天火焰,瞬間就覆滅了,就像是有人輕輕的對搖曳的燭火吹了一口氣似的,消失得無影無踪。
  火烈尊者一怔,他沒察覺到那至邪之氣,但是自身的威能卻古怪的被覆滅了,不信邪的他再度化出威能,滔天烈焰再度橫生而出,可才剛剛呈現,就被整片虛空被吸納了。
  “出什麼事了?”
  “不知,我的威能剛放出,就被這片虛空給吸納了。”火烈尊者面露凝重。
  “讓我試試。”
  白袍老者目光一閃。
  大人物之威呈現而出,遮天風暴席捲而來,蘊含著恐怖的天地之威,可這威能才剛呈現,就徹底消逝了。
  “怎麼會這樣……”
  白袍老者等人的臉色變了,他們活了近千歲,見過的古怪之事不少,但像今日這般古怪,卻是首次遇見,隱隱間,他們感到了不對勁,畢竟他們可都是老怪物級的人物。
  “讓本尊試一試。”若水尊者開口了。
  瓊樓蕩起了陣陣漣漪,瞬息化為無盡的汪洋,將蒼穹都遮盡了,可才剛化出威能,無盡的汪洋像是被吞沒了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踪了,當即,三大尊者的臉色徹底變了。
  絕對不是出了古怪之事,而是人為的……
  而能夠瞬間吞沒三位尊者威能的人,他們活了近千年都沒遇到過,如果真有的話,那就只有聖主這般實力的蓋世人物,可是最後一個東荒聖主自從在五千年前消失之後,就再也沒有聖主出現過了。
  難道真的是聖主來臨了……
  火烈尊者三人不由深吸了一口冷氣,雖沒見過聖主,但他們都來自超級勢力,這些超級勢力可是出過聖主的,聖主的傳承,他們都感悟過,僅僅領悟了萬分之一,就讓他們達到了尊者這一層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