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MP

縱使位於百里之外的高手們,都感到胸膛火辣辣的,如同被烈焰灼燒似的,就連血液都要沸騰了。
  三色火焰蘊含著天地炙熱之威,無物不焚,無物不化,再加上火烈尊者融入了一種特殊的靈焰,威力更是驚人,這一掌拍下,震動了方圓千里,令這一片天地完全被炙熱所籠罩。
  濃郁的死亡氣息,令上海渾身毛孔倒豎。
  二者的實力相差太大了,哪怕是火烈尊者一根手指都能將他化為灰燼,更別說含怒一掌的威力了。
  “哼!”
  一道冷哼傳來,宛若神祇發出的不滿。
  在場的所有高手,皆感到識海轟然一炸,靈識差點崩碎,魂魄更是搖晃了起來,隨時都可能會脫離識海而出,霎時,所有高手臉色慘白如紙,趕緊退到更遠的地方。
  陡然!
  天識尊者消失了。
  所有高手頓時面露驚懼,因為他們感覺到自身識海內的靈識被封禁住了,有一柄鋒利之物正懸在他們的識海中,彷彿隨時都可能會將他們的識海給刺成碎片。
  這時!
  上海面前的虛空突然崩碎了。
  宛若浩瀚星雲的靈識力量,沖天而起,彷彿千萬柄神刃,交織在一起轟向了火烈尊者。
  “這是天識尊者的靈識力量……”
  上海心中劇顫。
  靈識之威,無形無質,一般人是難以察覺得到的。但是不知為何,上海卻能感受到天識尊者釋放出的靈識力量,而且從這些靈識力量上,他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就像是二者同源而生。
  太恐怖了……
  天識尊者的靈識力量,完全超乎了上海的意料之外。
  “給本尊滾一邊去!”
  震天怒喝傳出。
  所有高手再度感到識海轟隆一陣顫動,有些實力弱的被震得七竅流血,而有的則被震得昏死了過去。
  滔天怒焰霎時消失了,滾滾而來的恐怖熱浪,也在這一怒吼之下,震得徹底消失在了虛空中。
  一聲怒喝!
  就震斷了同境界尊者的含怒一擊……
  在場高手們無不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懂得靈識之法的強者太恐怖了,幾乎力蓋同境界,而且這位天識尊者還只是化身前來,雖然不知化身擁有本體多少成的實力,但絕對不會超過五成。
  分身就這麼可怕了,如果真身到來……
  “天識尊者,你真要袒護此子?”火烈尊者怒道。不過眼眸中卻充斥著濃濃的忌憚之色,若不是他及早防備,方才天識尊者的靈識之刃就能徹底的破開他的識海了。
  “這小子殺了金器世家的傳人,金器世家必定會追究到底,你乃是萬罡殿的大人物,與他無親無故,何必摻和到此事中去,不如就此作罷如何?”白袍老者開口說道。
  “風先生說的沒錯,不如就此撤手如何?其餘的我們好商量,若是為了這麼一個小子傷了和氣,就太不值當了。”瓊樓內的那位尊者也開口了。
  二人倒是不擔心會真正打起來,雖然天識尊者被人冠以瘋子的名號,但那隻是因為愛徒被殺,所以殺上門也是有理由的,而天識尊者本人並不是瘋子,不然如何能夠成為萬罡殿的大人物。
  達到尊者這等層次的人,沒有必要的話,是不會生死相拼的。而且,天識尊者為何袒護著不認識的小子?白袍老者等人活了近千年,如何看不出來,天識尊者的真正目的就是萬毒聖地遺跡內的寶物。
  若水尊者所說的其餘的好商量,其實就是打算化干戈為玉帛,分一份給天識尊者了。
  “金器世家傳人?”
  天識尊者嗤笑道:“你們顛倒黑白的本事倒還挺強的。分明是你們打算想要搶奪這位小兄弟所獲的寶物,甚至不惜出手,身為尊者,竟對後輩下手,你們還要不要臉?”
  當即!
  火烈尊者等人頓時感到臉上火辣辣的,但卻又無法反駁,因為他們確實在這之前出過手。
  “這也就算了,小兄弟退讓了一步,讓你們宗下弟子前來爭奪,這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了。修煉者爭鬥,死傷在所難免,這個道理你們自己不知麼?你們好歹也活了近千年了,難道都白活了不成?現在被小兄弟所殺,就要討回公道,那他的公道呢?誰來幫他討?廢話少說,一起上吧,今天的事,本尊管定了,倒要看看你們東荒實力如何,不要讓本尊失望。”天識尊者說完,沖天而起。
  “天識尊者,這可是你說的。”
  “既然如此,本尊也想看看天識尊者的能耐。”
  “聽聞昔年天識尊者在南荒以一人之力對邪神教的三位大人物,最終將三人擊敗,希望天識尊者你今日還有這份能耐。”
  三大尊者紛紛起身,掠入蒼穹之上。
  霎時!
  風雲變色,天地震動。
  一輪炙熱的太陽浮現而出,將一片蒼穹給遮掩了,無盡的火焰焚燒著高空,而另一側,汪洋浮現,碧波連連,彷彿蒼穹已被水給淹沒,這些柔和的水中,蘊含著滔天之威。
  最後一片則被漫天風暴席捲,宛若咆哮怒吼的風之神祇,所過之處,蒼穹上方的星月搖動,像是隨時都可能會被碾碎。
  這三股恐怖的天地之威,衝擊著聖牢禁陣,令整個萬毒聖地遺跡不斷晃動,猶如末日降臨。
  四位大人物交手,釋放出的力量是何等的恐怖,就連位於下方的高手,哪怕是天道境界的高人,都禁不住臉色發白,胸口窒悶,境界的差距太大了,縱使只高出一個境界,也是極為驚人的。
  不少高手已經退到了遠處,有的甚至掠出了萬毒聖地遺跡,只剩下天道境界的高人,還有三大聖地的傳人遺留在此地。
  上海遙望著蒼穹上方,距離太過遙遠,以他的目力和感知,也無法看清上方的打鬥情況,但他感覺四名大人物的交手已經開始了,因為蒼穹上空不斷的裂開,像是被巨物狠狠砸碎一樣。
  這時!
  上海感到有不少灼熱的目光盯著自己,扭頭一看,只見一個個的天道境高人,還有天一聖徒等聖地傳人都在看著,這些眼神火辣辣的,像是要將他給燒化了一樣。
  不過!
  倒是沒有一人上前。
  不是這些高手不願出手,而是大人物們此刻在交手,在沒有分出勝負之前,他們自然不會對上海出手。
  畢竟!
  在場之人可不是尊者,還沒有能擋得住天識尊者一擊的能耐,若是斬殺了上海,屆時天識尊者震怒,以靈識之法催動殺招,火烈尊者等人能否幫他們擋住還是未知數。
  嘭……
  蒼穹顫顫,宏大的聲勢傳遍了整個萬毒聖地遺跡。
  縱使看不到大人物交手,光是如此聲勢,也令在場之人感到一陣心驚肉跳的了,幸虧四位大人物都在蒼穹之上交手,若是在這萬毒聖地遺跡內的話,恐怕一切都會被夷為平地。
  “大人物之威,浩瀚如汪洋,深不可測……不知何時我才能達到這等程度……”
  上海感嘆道。
  如今已達到了靈聖巔峰,他相信,只要活下來,今後定然有機會踏入神道境界。
  沒有多想,上海收斂了心神,將全部心思投入到了神異之相中,因為方才在轟殺金器世家的金聖鋒的時候,神異之相好像吸收了對方的神異之相,這對他來說不知是好還是壞。
  神異之相,從遠古時代就已經存在了。
  據說在遠古的種族中,神異之相是一種道的衍化,具體是何物,文獻中無法闡述清楚,只知道擁有神異之相者,大多都是天賦異禀之輩,今後的成就將難以限量。
  而且!
  神異之相的存在,就是一種特殊的道,能夠隨著擁有者的成長而不斷成長。擁有者越強大,神異之相就越強大,據說修煉到極致,神異之相擁有著諸多神奇的妙用。
  在一些古老的文獻記載中,遠古諸族的絕頂強者,都是擁有著強大的神異之象者。只是,遠古過後,神異之相的真正妙用,已無人清楚,不過此神異之相還是很強大。
  文獻中就曾有聖主施展過強大的神異之相,對抗持有道器的同等實力的聖主。
  “怎麼沒有了?”上海眉頭緊皺,體內一片空蕩蕩的,不知為何,神異之相已不知去向了,他趕緊再仔細的查了一遍,這才意外發現,神異之相竟然進入了體內天地中。
  而體內天地一片混沌,除去置身於里面的神異之相外,上海無法看清其他東西的存在,不過讓他感到吃驚的是,神異之相右手持著一柄神劍,原本模糊的模樣,此刻有了幾分清晰的輪廓,那張臉極為熟悉,顯然是他自己的模樣。
  “太初之氣……神異之相竟在吸納體內世界的太初之氣……”上海吃驚的看著神異之相,雖然無法控制,但他與神異之相天生的聯繫還在。
  雖然每次只吸納一絲,但上海卻感覺到,神異之相每吸納一點,就會有一些特殊的變化,具體是哪種變化,他暫時還不清楚,不過想來,應該不是壞事!至少他能感受到神異之相在變強。
  “天識尊者!你是打算魚死網破嗎?”蒼穹中傳來火烈尊者的怒吼,聲音帶著滾滾熱流。
  “你們三人要殺本尊化身,本尊難道還要與你們客氣不成?”天識尊者的冷哼傳來。
  “天識尊者,你別欺人太甚了。”
  “天識尊者,你的靈識之法確實已達到了極為高深的境界,論起靈識,我們三人自認不如你。但是,你別忘了,你現在可是在東荒,而不是你們南荒,罷了!罷了!本尊本不想用那件東西,現在不得不用了。”
  “這是古器……”天識尊者詫異的聲音傳來。
  “這不是古器,但卻是古器——納天鏡所化的副器,雖不是真正的古器,但威力已足夠覆滅你的化身了,受死吧。”
  蒼穹上空,雲霧繚繞之下,一座泛著神光的瓊樓中,射出了一面古銅鏡,這面鏡子迎風便漲,瞬息籠罩了整片蒼穹,一道道古樸而蘊含著大道氣息的紋路浮現而出。
  霎時!
  所有高人面露驚懼。
  “看……天空被吸進去了……”
  “古器所化的副器,竟有這麼可怕的威力,連大人物都能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