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CLD

聽到骨頭裂響,沐劍羽眉頭一皺,神色明顯帶著些許不悅之色,覺得老者出手太重了,一下就將對方的右臂給抓碎了,那等一下對付此子,豈不是少了一些樂趣?
  那一批望族子弟們頓時露出幸災樂禍之色,覺得上海太狂妄了,連蒙叔都被氣到了,所以才出如此重手。
  啪啪……
  骨頭如同爆豆般的聲響傳來,只見臨空一掌拍下的老者渾身發顫,他的左臂骨頭彷彿被抽離了一樣,迅速癱軟,然後蔓延至肩膀,再到脖子,頭部,最後順著而下,延至全身。
  什麼……
  沐劍羽和身後的望族子弟笑容僵住了,驚愕無比的看著老者,這一過程很快,但在他們眼裡,就像是放慢了一樣。
  嘭!
  老者砸落在地上,他全身上下的骨頭已經徹底被震碎了,就像一堆爛泥般的堆砌在一起。
  死了!
  老者被一拳轟死了,而且還是震碎了所有骨頭而死。
  沐劍羽等人原本囂張跋扈的模樣蕩然無存,一個個臉色慘白,冷汗掛滿了額角,背後更是早已被浸濕了,一陣風吹來,渾身上下涼颼颼的,靜,整個西院死寂般的安靜,唯獨只有眾人的呼吸聲。
  所有人望向少年的目光,充滿了恐懼與敬畏。
  “這小子不是人……”
  “他是妖魔!”
  “妖族的,他一定是妖族的,他會吃了我們,大家快跑。”不知是誰喊了一聲,望族子弟們頓時反應過來,慌不擇路的運轉功法,四散而逃,沐劍羽也在其中,他是退得最快的一位。
  “跑得掉嗎?”
  上海眼眸冰冷無比,手掌微微抬起,指尖泛起了道道虹芒,如神兵利器一樣徐徐環繞。
  血兵迅速成型,數十道血煞飛舞而出,宛若血色狂龍,瞬間將要逃脫的望族子弟給絞在中間。
  一陣陣哭爹喊娘聲,以及痛苦的嚎叫不絕於耳,特別是之前叫囂的那幾個,直接斬斷了手腳和惡根,至於其他的則是被切斷了肌腱而已。
  十餘名望族子弟,瞬息全被斬倒,一個個捲縮在地上慘叫連連,有的鼻涕眼淚都混在了一起。
  沐劍羽見到這一幕,心頓時冷了大半,太可怕了,他如今雖早已達到靈師一境,再加上沐家的強大功法,對付靈師二境的對手也沒太大的問題,可是那個少年,卻是一拳震死了靈師五境的老者。
  咻!
  兩道血芒閃耀而過,沐劍羽感到腳背一痛,整個人下意識的栽倒在地上,縱使有魔元護體,但從三丈高處摔下來,難免一陣眩暈和頭昏眼花,等他恢復知覺的時候,看到一對靴子出現在他眼前,神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起來,緩緩抬起頭,正好與少年對視。
  “你……你不能殺我……”沐劍羽強忍著腿部被切斷的劇痛,趕緊爬了起來,朝後挪了幾下。
  “憑什麼你能殺我,我卻不能殺你?”上海蹲了下來,一把掐住了沐劍羽的脖子。
  “你不能殺我,你殺了我,沐家絕對不會放過你,我們沐家是聖木族的侯族,有三名靈王境界的高手,對,我爺爺就是靈王二境的高手,如果我死了,他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的……”沐劍羽慌忙說道。
  說到後面,他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因為他相信,眼前這個少年絕對會忌憚沐家的實力。
  “就算不殺你,你們沐家就會放過我?”上海瞇著眼問道。
  “當然不……會,只要我不說,沐家絕對沒人會知道的。”沐劍羽趕緊點頭,他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保命要緊,眼前的這個少年實力太恐怖了,除非是靈王境界的高手,否則無人能夠拿下他。
  “沒人知道?”上海目光投向了不遠處站著的少女。
  那名少女已經嚇傻了,見他的目光投來,頓時嚇得花容失色,身子一軟,差點倒在地上。
  “您放心,她絕對沒有機會說出來。”沐劍羽神情上閃過一絲狠戾。
  “她可是你妹妹。”
  上海神色不變,但心卻完全沉了下來,這個傢伙和秋飛葉一樣,都是人渣,為了自己活命,連自己的親妹妹都打算滅口。
  “妹妹?我妹妹有數十個,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如果你喜歡的話,也可以將她帶走,說起來,她只有沐家一點血脈而已,算是遠親。”
  “她不是嫁給秋飛葉了?”
  “這個不是問題,秋家沒人見過她,到時候我立即安排另一個來換上就行了。”沐劍羽連忙說道。
  “那好,你再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就放了你。”上海猶豫了一下,說道。
  “您說,只要我知道的,絕對不會隱瞞。”
  “沐凝雪呢?”上海沉聲道。
  “沐……沐凝雪是誰?”
  沐劍羽一怔,眉頭緊皺,似乎想不起來的模樣,忽然他感到脖子被扣緊,頸部骨頭髮出嘎啦的作響,劇痛令他差點昏厥了過去,這才注意到眼前的少年神情冷了下來。
  “你一年前在玄木族帶走的那個少女。”上海冷聲提醒道。
  “玄木族……你說的是她,我確實將她帶回來,但是在路上的時候卻被人偷襲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她已經不見了,別……別殺我,我說的是實話,我確實不知道她去了哪裡……”沐劍羽見扣在喉嚨的手越來越緊,嚇得滿臉發青,趕緊說道:“我記起來了,是被一個實力可怕的女子帶走的,那個女的很漂亮,特別是她的雙足,是我這輩子所見的女子中最美的,對,對,還有銀鈴,她的腿上還有掛著一對銀鈴……”
  “銀鈴……”
  上海頓時一驚。
  最漂亮的足部,還有一對銀鈴,他所認識的女子之中,唯獨只有兩個,其一是身份神秘與天魔印記有些聯繫的仙奴,另一位則是不久之前遇到的紫狐,這二女樣貌極為相似,但氣質不一,打扮上除去穿著外,都赤著一對美足和戴著銀鈴……
  上海無法確定,沐劍羽所說的是真是假,有可能是此人見過仙奴或紫狐,知曉這二女的厲害,所以故意設下的圈套,想陷害自己去招惹這二人,也可能是真的。
  “你說的可是真的?”
  “千真萬確,我可以用先祖之名發誓。”沐劍羽趕緊說道。
  “先祖之名發誓……好!你先發誓,我再放你一條生路。”上海沉聲說道。
  “是……”
  沐劍羽趕緊以沐家先祖之名立誓,當誓言落下的瞬間,上海右手掌心上的天魔印記泛起了兩道印記,其中一道打入了他的額頭,另一道則落入了本體的識海之中。
  沐劍羽愣了愣,神情上的惶恐和驚懼不見了,取而代之的一臉的虔誠和敬意,他趕緊跪了下來,叩拜道:“劍羽見過主人。”
  遠古主僕契約生效了。
  “你方才所說的可是真話?”上海沉聲道。
  “句句屬實,絕不敢欺瞞主人。”沐劍羽連忙回答。
  上海沒有再吭聲,而是盯著此人,沉思了起來,良久後,他嘆了一口氣,做下了決定,還是不殺他先,留著應該會有不小的用處。
  之所以訂立遠古主僕契約,是為了確定沐劍羽所說的話是否屬實而已,本來想一拳轟死這個人渣,但想到此人身為沐家少主的身份,若是殺了,那就太過可惜了。
  所以,上海決定,讓這傢伙活著,以後說不定會用得上。
  “接下來的事,你知道該怎麼處理了吧?”上海說道。
  “屬下知道!”
  沐劍羽站了起來,抽出了一柄軟件玄器,快步走到那些慘叫的望族子弟面前,一一劃破了他們的喉嚨。
  上海微微一驚,本想阻止,後來也就算了。
  遠古主僕契約雖然訂立了,但沐劍羽本身心狠手辣,自私的性格卻不會有絲毫的改變,但他的忠誠是毋庸置疑的。
  “那個少女,你不用殺她,給她安排一個隱秘的地方就行了。秋飛葉已經被我殺了,所以她不用再嫁過去,你知道怎麼做了吧?”上海看了一眼遠處嚇得索索發抖的少女。
  “知道了!”
  沐劍羽點了點頭,隨後自行去安排了。
  目送此人離去,上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沒想到事情會有如此多意外,沐凝雪竟早已被仙奴或紫狐給帶走了,到底是哪一個呢?還是兩人都是同一個人?看來只能先找到其中一個再詢問了。
  沐凝雪落入這二女手中,他還是有些不放心。
  仙奴身份詭秘,也不知帶走沐凝雪有什麼目的,紫狐更是妖族之女,雖然二人相遇過一次,但此女行事難以用常理來判斷,也不值得信任,得盡快找到她們才行。
  “真沒想到,你會放過那個小子。”血殺忽然開口說道。
  “你說的是沐劍羽?”
  “不然還有誰?此子雖然實力和資質一般,但他的身份和地位卻是比常人要高得多,侯族沐家的長子,今後很有可能是沐家的家主,這等僕從他日培養起來,價值會更高一些,你的選擇很明確。”血煞讚道。
  “難得聽你稱讚一句。”上海戲謔了一句,隨後說道:“其實我也很想殺了他,但仔細想了想,留著他或許會有更大的用途,畢竟,不管怎麼說,沐家是侯族,今後縱使他無法完全執掌沐家,但也能夠給木達等人提供各種便利。”
  “不過有一點你忽略了,五行族內,望族除去實力外,還有他們遍布各個部族的耳目,在這極境之地中,有一堆耳目幫你探聽各種消息,這才是最有價值的,關鍵時刻甚至能夠幫你趨吉避凶。”
  “耳目……”
  上海頓時感到靈光一閃,神情上透出欣喜之色,“對,你不提醒我都差點忽略了,有沐劍羽在,我可以藉助沐家的耳目來探聽二女的消息,這樣總比一人四處探尋,如海底撈針般難。”
  隨後,上海找來了沐劍羽,吩咐了下去,讓他傳遞消息給沐家所控制的耳目,找尋紫狐和仙奴二女。
  在交代完後,上海離開了西院。
  既然木凝雪不在這裡了,那他肯定要先找個地方避一避,等妖族和秋家大戰完畢後,再想辦法離開了。
  正當上海找尋地方之際,突然秋家的防禦大陣轟然垮塌,一陣巨大的轟隆聲傳來,震得他耳膜刺痛不已。
  “這麼快就結束了?”上海眉頭一皺。
  這時!
  那隻金吼巨獸從天而降,相比起之前的神駿,此刻的它渾身染血,一部分鱗甲都已經被破開了,金黃色的血液滴落而下,濺落在地面上,將大地洞穿了一個大坑。
  在這巨獸背上,還馱著一個黑衣女子,赫然是墨嬌,此刻的她正趴在上方,臉色頗為難看,明顯受傷不輕。
  “妖族,你們四位靈王境界高手,一死三傷,已回天乏力,還不快束手就擒。”秋家老祖臨空大喝,在他身後還跟著七名靈王境界的高手,這些人除去先前兩位宿老外,其餘五人面容都相當陌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