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地图JRC

“錯!”
  “錯?什麼意思?”
  “這禁刃並不完整,它只有一半,威能盡失,難以再破開虛空,搭建仙橋。縱使你擁有完整的禁刃,以你的實力,縱使破開虛空,也會在瞬間被虛空的恐怖威能震成飛灰。”
  血殺說道:“而且,禁刃破開虛空,搭建仙橋,奪得唯一成仙機會的傳聞流傳了那麼多年,當年也曾有一些至高聖主奪到手,卻未曾聽聞他們有人藉此成仙的。”
  “那你說了不等於白說?”
  上海真想將這傢伙抓出來狠狠的揍上一頓,給了他希望,又在下一刻毀滅了他的希望。
  “也不是白說,或許是那些至高聖主沒把握住成仙機會,又可能是真無法成仙,誰也說不准,次仙界是否存在,無人能夠得知。不過,這禁刃,卻很有可能是次仙界的東西,因為此物的材質在大荒中無人見過,哪怕是至高聖主這等超強高手,都無法破壞它分毫。”
  “你說至高聖主都無法破壞它分毫,那它怎麼缺了一部分?又是誰損壞的?”上海掂了掂手中的禁刃,凝目而視。
  “我怎麼知道,反正大荒內無人能毀,說不定很有可能是仙人毀掉的……你擁有如此寶物,莫非沒有一點成仙的心思?若是籌齊了另一部分,說不定能夠聚成完整的禁刃,到時候也有可能破開虛空,搭建仙橋……”
  “不用說了,你說的這些太過虛渺和遙遠,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再做考慮也無妨。”
  上海打斷了血殺的話。
  成仙?
  沒人不渴望成仙,他也不例外,不過只是想想罷了,現在的修為連靈王境界都沒達到,還祈求那虛無縹緲的成仙機會?等以後實力強大了,或許可以好好想一下。
  現在他的想法就是盡快破開西院的禁制,將沐凝雪救出來,然後二人趕緊離開這裡。
  “呵呵!不錯,我還以為你會陷入成仙的迷局中不可自拔,確實,路該一步一個腳印,這樣才紮實。”血殺讚道。
  “不用讚我了,沒事的話,幫我想想辦法,看有沒什麼辦法可以破開須彌大陣。”上海邊說,斷刃邊斬向禁制,雖然一直在和血殺說話,但他卻是沒停過破除禁制。
  “破開須彌大陣?如果我吸納了主魂,恢復全省時期的實力,倒是可以強行破開。”
  “我說的是其他辦法。”
  “其他辦法?沒有,除非找到陣心,找不到的話,是無法破開。當然,也可以找設置須彌大陣之人。”
  “算了,你不用再說了。”上海有些煩躁道。
  原來還期望這個傢伙能夠幫忙想一下其他辦法,不說破開大陣,只要自己能夠從大陣離開,也就足夠了,現在看來,依舊沒有任何辦法,目前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
  啵!
  最後一道禁制破開了。
  瀰漫在前方的迷霧,頓時散開了,眼前是一片大湖,湖面上長滿了荷花和睡蓮,在湖中央處,一座較大的院落屹立在上方,一名身著碧綠色紗衣,遮著面紗的少女,正坐在木橋邊上,赤著白玉般的雙足,百無聊賴的踢著下方的湖水,眼神迷離而茫然。
  “凝雪……”
  上海心臟猛然一顫。
  多久了!
  整整一年多,在沐凝雪離去的日子裡,他無時不感到自己好像缺少了一部分東西,最後才明白,八年的相依為命,這個天真嬌弱的少女已經成為了自己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扼制住內心的狂喜和激動,他快步走了過去,無論如何都要帶走她,絕不能再讓任何人傷害到她。
  或許是因為太過於入神,少女一直盯著自己潔白如玉的腳丫子,以及濺起的水花,完全沒注意到身後站著的少年。
  上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聲音有些發顫的喊道:“凝雪!”
  “啊?”
  少女轉過頭,星亮的眸子帶著些許訝異和迷惑,“你是在喊我嗎?”
  “你……”
  雖然少女臉被輕紗遮住了,但上海卻是一眼認出了她並非是沐凝雪。二人的眼睛和額頭都頗為相似,就連氣質都相差不了多少,但是此女卻不是沐凝雪,心底頓時生起了莫名的失落感。
  難道她在裡面?
  上海心念一動,木聖術施展而出,整個西院全部收入眼底,瞳孔猛然一縮,沒人,一個人都沒有,這座西院中除了這名少女外,再也沒有其他人了,難道她已經被帶走了?
  不會出事了吧?
  一念及此,他的心緊了緊,臉色當即沉了下來,如果沐凝雪真出事了的話,他絕對不會放過沐家任何一個……
  “沐凝雪在哪?”上海聲音發冷,盯著那名少女。
  “我……我……”
  少女頓時被嚇到了,臉色發白,眼前的少年原本看起來還一副清秀的模樣,可眨眼間,卻變得如此可怕,特別是那一對黑色的眼眸,如同黑墨,幽深無比,散發出來的冷意,直透心肺。
  “說!沐凝雪被你們帶到哪去了?”上海心憂沐凝雪安危,一把將少女玉腕扣住,硬生生將她提了起來。
  如今整個西院只有這名少女,此女與沐家絕對脫不開干係,縱使不是,她留在此處,肯定見過沐凝雪。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少女眼眶通紅,神情頗為委屈。
  “你不知道?”
  上海一怔,盯著少女一對淚眼,辨識了片刻,才確認此女沒有說謊,再看對方滿臉委屈和難受,才意識到自己方才有些過火了,稍微鬆了松少女的手腕,不過卻是沒放開。
  “你不知道沐凝雪,那總該知道今天秋飛葉迎娶的女子在何處吧?”上海語氣稍微緩和了一些。
  “是……我……”少女淚眼婆娑的說道。
  “是你?”
  上海渾身劇顫,怔怔的看著少女,怎麼可能?不是沐凝雪?這少女是沐家的女子?難道自己弄錯了?沐家不止帶回了沐凝雪,還帶回了其餘部族的女子回來?
  “你是誰?誰允許你私自進入西院的?”
  一道沉喝傳來,只見一名穿著華麗,樣貌俊朗的男子站於西院入口處,滿臉的不悅之色,在他身後還跟著一名背部佝僂的老者和不少衣著華麗的男女,這些人穿著講究,看起來身份頗為不凡。
  “羽少主讓你放開郡主,你耳朵聾了?”
  “不知死活的小子,你可知道你抓的是什麼人?沐家的郡主,羽少主的妹妹,而且她馬上就要成為秋家少主夫人了,識趣的話,就乖乖放開郡主,自己跪下來,爬到少主面前,磕頭認罪。”
  身後的男女們,紛紛站出來說道。
  “羽少主?你是沐劍羽?”上海緩緩轉過頭,盯著為首的男子,一字一句的問道。
  “我就是沐劍羽,既然你知道本少主的名字,還不快將她放開,本少主念在你年少無知的份上,自斷雙臂,放你一條生路。”沐劍羽淡淡說道。
  “自斷雙臂?”
  “羽哥,你這個責罰也太輕了,這小子抓著沐郡主,明顯是個齷蹉之徒,像這等傢伙,應該斷掉他的惡根,免得以後禍害其他女子。”
  “要我說,如此齷蹉下賤之人,應該斬斷他四肢,廢掉他的修為,讓他永世不能作惡。”
  “行!既然大家都這麼說了,那就如此辦吧,廢除這等齷蹉之徒,也算是為五行族做了好事。”沐劍羽點了點頭,目光投向上海,沉聲道:“聽到沒有?還不快放開她?在下保證給你留一條性命。”
  “留我一條性命?你們覺得自己就能吃定我了?”
  上海怒極反笑,自己還沒做什麼呢,就被這群望族的子弟們定義為齷蹉之徒了,這也就罷了,這些傢伙還將他擺在道德的製高點上,完全將他當成了十惡不赦的惡棍。
  “放肆!”
  “臭小子,我們好心給你留一條賤命苟活,你卻不要,看來你是已經打算找死了。”
  “就是!這種人,活該被千刀萬剮。”
  說話的乃是一名女子,說話間嘴角掛著戲謔之色,對於他人的生死,充滿了冷漠與無情。
  “蒙叔!拿下他,別打死了,留一口氣,特別是雙手,敢碰嬌兒,本少主要親手將他的雙手一截截的斬下來,讓他明白,這個世界上,有什麼人是不能隨便去碰的。”沐劍羽對旁側的老者說道。
  “少主放心,老僕自有分寸。”
  老者微微躬身,淡漠的看了一眼上海,在他眼中,這小子已經是個徹徹底底的死人了,靈師三境,這等實力放在此子身上,算是天賦異禀之輩了,不過還是太嫩了一些。
  嗖!
  老者腳下一動,枯瘦的身子帶動著袍子飛掠而去,身後蕩起了重重由魔元凝聚而成的黑霧,恐怖的威能波動散發而出,此名老者赫然是靈師五境的高手,老皺的五指臨空抓出。
  幽幽黑霧彌散而出,五指彷彿如同虛空抓出的巨爪,森然而寒冽的氣息滾滾而至。
  靈師境界,每隔一境,實力就相差數倍以上,更何況二人相隔了兩境的實力,而且老者修煉多年,在同階之中罕有敵手,擒拿並製住一個靈師三境的小子,只用五成威能就足夠了。
  “給老夫滾過來!”
  老者的五指微縮,掌心處凝出了一股強盛的吸力。
  上海抬起頭,漆黑的眼眸閃過一道冷芒,殺意油然而生,他沒有選擇躲避,而是在原地轟出了一拳,飽含著怒意的一拳摩挲過,氣流都被擦得燃起了道道電芒,空間破裂,如細小的蛛網般蔓延而出。
  什麼?
  感受到拳頭的恐怖威能,老者大驚失色,他畢竟身經百戰,不再保留,全力催動所有魔元,頓時,巨爪漲大了三分,朝著拳頭壓了下去,縱使對方所學的是某種增強威力的強大功法,但二人的差距在此,五境的魔元比起三境要強上十餘倍以上。
  縱使不能一舉擒拿,將眼前這個小子震成重傷也是輕而易舉之事,老者這般想著,可當接觸到對方拳頭的瞬間,他的眼瞳透出了驚懼之色,這個拳頭內的威能遠超他的想像之外。
  咔嚓!
  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