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上海论坛ZPV

盤天古樹勃然而發,佔據了半片天空,老根蔓延而出,遍布方圓數十里之遠,自然道韻,盈盈而生。
  “秋老祖,沒想到短短十年,你對自然道韻的領悟會達到這般程度,奴家頗為佩服。”
  墨嬌神情嬌媚無比,黑色紗衣和青絲無風自舞,嫵媚動人的身姿搖曳不已,宛若謫仙下凡塵,她的雙手猛然快速撥弄起來,原本輕緩的天妖音律,頓時變得急促起來。
  一道道蘊含恐怖威能的妖文憑空而生,在音律的引動下,飛舞翻轉,片刻間組成了一隻巨大的黑色神狐,佔據了剩餘的半片天空,與盤天古樹相持而對,兩股截然不同的道韻交織在一起,空間不斷破碎。
  兩大絕頂高手交手,遭殃的乃是實力低微之輩。
  啊……
  秋家下方,慘叫聲接連起伏,就連一些靈師境界的高手都已經七竅流血,渾身顫栗不已。
  上海早已退到遠處,縱使如此,還是不得不全力運轉魔元和真元來抵禦這二人交手爆發出來的餘波威能,太可怕了,若不是他有魔臂源源不絕的提供大量的魔元的話,就算不被震死,也會受傷不輕。
  “這就是靈王三界高手的實力嗎?太可怕了,比起昔日所見的絕代凶魔還要強上幾分……”
  上海愕然的望著高空,本來他想趕緊前往西院,奈何這二人交手之下,產生的餘波太強了,縱使被秋家防禦大陣抵擋住了大部分威力,但剩餘的威力還是令他寸步難行。
  “哼!這二人不過才剛接觸大道韻律,距離臨摹完整的大道韻律還差得遠了,主魂若是從祭壇掙脫而出,哪怕不負當年全盛之威,也能用一招滅殺掉這二人……”一道不屑的聲音從上海體內傳來。
  “你將副魂完全吞噬了?”上海面露欣喜的問道。
  這聲音還能是誰,自然是血殺了,對於對方的不屑,他並不在意,畢竟血殺乃是絕代凶魔的副魂,縱使已叛變,但依舊擁有著絕代凶魔的部分記憶與傲氣,不會輕易折服。
  “沒有,只吞噬了一小部分,副魔的魄太強了,縱使有封魔之地的無上魔氣,要煉化他至少得耗費數年的苦功才行,我現在只是強行分出一小部分的魄,通過遠古主僕契約過來的。”血殺說道。
  “我還以為你完全吞噬了副魂呢,害我白高興一場……”上海不由有些失望,之前血殺說過,他若能完全吞噬副魂的話,就可以利用封魔之地的無上魔氣重新凝聚出一副更強的魔軀,實力可以達到靈王一境。
  所以,他就將血殺留在了封魔之地內,原本見血殺出現,還以為血殺已經完全吞噬副魂了,在這個關鍵時刻,有一名靈王一境的僕從相助,對於上海來說,可是非常重要的。
  “我不放心你,過來看看罷了。”
  “你在擔心我?”
  “我被你下了遠古主僕契約,你若是死了,我也活不成,好不容易擺脫了主魂,我可不想還沒逍遙夠,就被你給害死了。”
  血殺的聲音飽含著怒意,雖然他只是副魂,但卻是絕代凶魔的一部分,以他的身份,竟意外與一個實力才只有靈師一境的小子訂立的主僕契約,自然會有諸多的不滿。
  上海正想說點什麼,衝擊而下的餘波迅速減退了下來,抬頭一看,才發現墨嬌和秋老祖二人已移到遠處,可能是二人意識到了交手的威能震死了不少妖族和秋家高手,所以為了避免死傷過重,才轉移了戰場。
  “終於走了……”
  上海鬆了一口氣,撤去了身上的真元和魔元防護,看了一眼周邊,不少秋家和妖族高手已被震得昏死在地。
  至於金吼巨獸,還有兩名妖族的靈王境界高手,早已和三名秋家宿老在各方戰成了一團。
  “奇怪,秋家被妖族攻擊,聖木城怎麼沒一點反應?”上海眉頭一皺。
  “哪怕他們打破天,外面都不會聽到,這個所謂的妖族竟下這麼大的血本,佈置了一座須彌大陣。”血殺說道。
  “須彌大陣……”上海頓時一驚,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你也知道須彌大陣?”
  “看過一些前輩的記錄,聽聞這須彌大陣在萬古歲月之前,也是屬於極難佈置的一種強大陣法,此陣得以各種稀少材料,甚至一些天材地寶來煉製陣心,而且,就算備齊材料,也未必能夠煉製成功,據說此陣煉製成功率不到一成。”上海沉聲道。
  “沒錯,這須彌大陣一旦布下,方圓百里內一切都會納入大陣之中,以陣心為須彌,自稱一方天地,在這陣中,哪怕是靈聖境界的高手,都別想輕易脫困而出,除非,能夠找到陣心所在之處……”
  這下麻煩了!
  上海萬萬沒想到妖族竟會布下須彌大陣,無論是哪一方最後獲勝,對他來說都不是好事。
  若是妖族贏了。
  事後,妖族未必會輕易放過他。
  而秋家贏了的話,也是慘勝,秋家高手損失不少,外加上他斬殺了秋飛葉,並與妖族一同進入秋家的記錄,到時候隨意一翻,無論哪一條,都足以令秋家有殺他的理由。
  “算了,先找到凝雪再說。”
  上海沒多想下去,反正到時候再見機行事吧,從儲物袋內掏出了一把血氣丹,徑直吞服了下去,這一品的丹藥對現在的他來說,提升的真元少得可憐,唯一的用處就是可以快速補充真元損耗。
  之前抵禦餘波,耗掉了他大半的真元和魔元,一把血氣丹吞下後,真元和魔元快速恢復。
  西院!
  上海施展出木聖術,並依附了靈識在上面,邊走邊小心翼翼的查探著周邊,令他感到意外的是,附近不少的禁制因為兩大強者對決的餘波橫掃,導致了很多禁制當場破碎,失去了應有的作用。
  有人……
  上海停了下來,視野中出現了一隊秋家的高手。
  為首的赫然是那名先前在迎客的老者,而在他身後則跟著二十餘名身著綠色紋金長袍的高手,這些人的氣息比起老者只差了些許,全都是靈師五六境的,明顯是秋家的精英高手。
  心微微一緊,上海放緩了腳步,若不是中了幽香咒,實力只有全盛時期的三分之一的話,縱使大打出手也有幾分把握,更讓他心澀的是,天魔並體術最多只能再維持半柱香的時間。
  現在若是被老者等人纏住,到時候想脫身都難了。
  “站住!”老者忽然喝道。
  還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
  上海無奈的停了下來,魔臂暗聚威能,隨時準備出手,深吸了一口氣,迎面看著掠來的老者等人。
  吼!
  一道巨吼傳來,庭院的一角拐出了一名渾身染血的妖族高手。
  “是他……”
  上海一眼認出,這名妖族高手正是之前對他下殺手的那位,在這名妖族高手後面,還有六七位妖族高手。
  “妖族!”
  “該死的妖族,侵入我秋家,納命來。”
  老者等人雙眼大瞪,沒再理會上海,而是沖向了妖族高手,雙方人頓時纏殺了起來。
  上海鬆了一口氣,見機趕緊運轉烈風功,繞向了另一側庭院,順著西面狂掠而過,至於妖族高手和老者等人的勝負,已與他沒有任何關係了,經過小半柱香的狂奔,終於來到了西院處。
  由於妖族入侵的緣故,西院的入口早已佈滿了重重禁制,而且有不少是連環禁制,一旦不小心踏入裡面,就會被滅成飛灰。
  時間不容上海多想,抽出了斷刃,連連斬向那些禁制,一刀接一刀的落下,禁制接連被破開。
  “這是……禁刃……”
  血殺忽然驚呼,聲音帶著些許顫音,“你怎麼會有這把禁刃?你從哪裡弄到的?不對,它不是完整的禁刃,它斷了,是誰?誰有如此可怕的神威,竟將它給弄斷了?”
  “撿來的。”上海隨口答道。
  “撿來的……”
  血殺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樣,聲音變得又尖又細,如此逆天神刃,竟然是撿來的……
  “嗯?你這麼激動干嘛?不就是一把可以破除禁制的奇怪玄器麼?”上海察覺到了血殺語氣不大對勁,不由皺眉說道。
  “一把可以破除禁制的奇怪玄器?你竟把它當成這種東西來用?你……你真是暴殄天物。”血殺氣得差點背過氣去,“你知道它是什麼嗎?”
  “不知道!”上海很乾脆的回答,他現在心思都放在破除禁制上,哪有空說這麼多。
  “這是從太古遺留下來的唯一一把禁刃,據說,此物乃是從次仙界流落下來的,擁有破開虛空,搭建仙橋,連通兩界的無上之器……”血殺咬牙說道。
  “這東西來歷這麼不簡單?”
  上海愕然的停下手,端詳著手中的斷刃,外表普普通通,周身遍布斑駁的鏽跡,看起來和一把破損的玄器沒什麼兩樣,若不是因為它能夠切開各種禁制的話,早就將它給丟掉了。
  “何止是不簡單,萬古歲月之時,每當它出現,都會震動整個大荒,從遠古至萬古歲月,不知多少萬年,無數聖主為它爭得大打出手,多少宗門因它而隕落,多少驚才艷豔之輩,為了爭得到它,而身魂俱滅。”
  血殺真是被氣到了,不過想到上海不過才踏入修行一道不久,自然不清楚此物的珍貴之處。
  “這麼多人搶它?是為了什麼?”
  “據說擁有它,就能破開虛空,搭建仙橋,奪得唯一成仙的機會。”
  血殺激動道:“根據遠古秘聞,一旦成仙,將執掌無上天道,與天同壽,再無壽命桎梏,不受輪迴之苦。”
  “執掌無上天道,與天同壽……”上海也發顫了,不止是心發顫,就連握著禁刃的手也有些發顫。
  “你的意思是說,我擁有了它,就可以破開虛空,搭建仙橋,奪得了唯一成仙的機會?”上海趕緊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