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地图DE

这种魔物虽然只有一阶的实力,但它们没有任何实体,速度非常快,十分喜欢吞吸生灵的生息,一旦被缠上,基本上是有生无死。
  “森罗,你这个混蛋,害死我了……”上海破口大骂,赶紧朝后退去,可是已经迟了,魔影已经扑了上来。
  就在这时,身后的森罗突然冲上来,推开了上海。
  趔趄了两步,上海摔倒在地上。
  扑上来的魔影,笼罩住了森罗,眨眼睛的时间,就将他的生息给吸纳得一干二净,原本束缚在魔影身上的古符文链,彻底断裂了。
  “森罗……”上海大惊失色。
  嗷……
  魔影扑了过来,速度犹如疾电。
  靠!
  上海叫骂一声,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仓促之下,举起了右手,挡在自己的额头上。
  突然!
  右手掌心上浮现出了一道印记,宛若雷鸣一般,爆发出漫天黑色光芒,瞬息间就将魔影给罩住了,它顿时发出尖锐的厉啸,猛烈挣扎,试图挣脱光芒形成的牢笼。
  一道道黑色的玄奥符文飘飞而出,打在魔影身上,令它安静了下来。
  咚!
  震天巨响,如暮鼓晨钟齐鸣。
  “此物为万年封存的古魔头,是将其毁灭?还是化作天魔分身?”
  天魔分身?
  上海一愣,他注意到了右手掌心上的印记,这不正是他在识海中看到的天魔令所化的印记?
  万年封存的古魔头……
  上海这才注意到钟乳石柱上刻着一些古怪的封印,由于存在已久,这些封印已经淡了,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很难看得出来。
  思索了片刻!
  上海决定选择第二项。
  虽然他不知道天魔分身有什么用,但应该不会有害处吧,天魔令能够让他穿越到这个世界,说不定还会给他带来第二样惊喜。
  “天魔分身!”
  玄妙邪异的气息瞬间笼罩住了上海的身体,他只感到头部一阵古怪的痛感,意识仿佛被切割了一样,快速的分裂成两团……
  ……
  “这么说来,这个魔影,就是哥哥我的分身了?”
  上海仔细的端详着眼前的魔影,忽然发现原本可恶的魔影,竟然给他一种血脉相连的异样感,仿佛魔影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似的。
  “试一试!”
  上海心念一动。
  识海内那一股意识,突然分射而出,迅速钻入了魔影的体内,上海感到眼前一黑,等他视线恢复过来的刹那,顿时吓了他一跳。
  太诡异了。
  上海竟然看到了两幅不同的画面。
  一幅是从自身的视野望去的,另一幅则是从魔影身上放出的,就好像一个人在看镜子,又发现镜子里面也能看到外面一样,这是两种截然相反的视线,但却又完完全全的契合在一起。
  不止如此!
  魔影是没有眼睛的,上海察觉到,它的视野范围几乎是全方位的,无论哪个地方,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没有眼睛,就不会受到光线的影响,哪怕是在漆黑的夜晚,魔影也能看清一切。
  动!
  上海心念一动。
  魔影已经出现在了他所预想的位置上了,再来,念头一转,魔影再度嗖的飘飞出去。
  “哈哈!发了!发了,哥哥我发了。”上海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魔影如果放在他原来的世界,顶多拿来吓吓人罢了,用处不大,但放在这个世界内,却是逆天利器啊。
  魔影是什么?
  魔物!
  禁区内的魔气对人类和灵士来说,是足以丧命的剧毒,而对魔物来说,却不会有任何影响。
  有了魔影,上海基本不用担心灵药的问题,它完全可以代替自己进入禁区内采集灵药,六个月内达到三阶实力,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发了?发什么了?”
  一道突兀的声音,打断了上海的狂喜。
  方才昏迷倒地的森罗,不知何时已经苏醒,正边皱眉边摇晃着脑袋从地上爬起来。
  魔影在察觉到森罗苏醒的刹那,已经嗖的一声,钻入到了山洞的角落隐藏了起来,没有实体的它,要在这布满钟乳石的山洞找到藏身之处,几乎是轻而易举的事。
  “你没事了?”上海问道。
  “没事了。”森罗摇了摇头,旋即迷惑的望着周边,“奇怪,我怎么跑这里来了?”
  “你忘了?”
  “我记不起了,好像被人打了一棍子一样。”森罗揉了揉脑袋,一脸的迷茫之色,“对了,我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我怎么知道,你神秘兮兮的带我过来,然后你就昏倒在这里了……”上海耸了耸肩,心中却暗暗的松了一大口气,原本还在想一些说辞来搪塞森罗,既然这家伙忘了,那更好了。
  “算了,忘了就算了。”
  森罗脾气也够光棍,想不起来干脆不想了,脸色顿时一变,赶紧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惨了,我们快走,这是我们族内的禁地,一旦被别人发现,我们麻烦就大了,快走,快走。”
  上海暗中控制着魔影,让它远远的吊在身后。
  两人走了近半个时辰,才走出小路,一路上森罗话不是很多,似乎还在想着暂时失忆的事。上海也乐得轻松,以免这个家伙仔细问起来,自己还得到处找理由搪塞。
  “哟!上海,这么快就修炼完了?”戏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这声音隐隐带着刺。
  “我好像听某人说,不修炼到灵士三阶,是不会出来的。”
  “六个月达到灵士三阶?做梦的话,倒是可以。”
  “你就当那家伙在放屁得了。”
  各种挤兑的声音,不断传来,语气中还带着尖锐的嘲讽意味,听得森罗的脸当场黑了下来。
  迎面走来五名身形硕壮,穿着兽皮衣的男子,这些人左右抓着利器,右手提着六七百斤重的猛兽尸体,一路走来颇为轻松,在他们的脚下,环绕着一圈淡淡的气旋。
  这个气旋名为真元之旋,是达到三阶灵士,贯通周身经脉之后的标志。
  为首的男子身形比其余人要大上一号,高达两米二左右的身躯,犹如一尊铁塔,赤着的上半身上,肌肉高高隆起,极为硕壮,皮肤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疤痕,看起来很是彪悍。
  这名男子的手上还拖着一只体型重达千斤以上的巨型猛兽。
  过往的玄木族人,纷纷驻足围观。
  “那是成年的獠虎啊。”
  “成年獠虎生活在禁区边缘位置上,不但凶猛无比,而且还极为狡诈,一旦不敌,立马躲入禁区内,基本上很难捕抓的到,最差的成年獠虎的实力都相当于三阶顶峰的灵士。”
  年轻族人望向玄央威的目光,满是羡慕和嫉妒,这也难怪,在崇拜力量的部族中,能够捕抓到比自身实力强的猛兽,不但象征着自身的强大,也象征着一种荣耀。
  玄央威昂起头,享受着年轻族人的仰慕。
  上海心底涌起莫名的厌恶感,嘴角扯了扯,“这家伙还真是臭屁啊……”
  玄央威朝前走了几步,眼帘低垂,俯视着上海二人,“我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将沐凝雪带过来,让她在我那里过一夜,我送你一株一品灵药,以后带你一起捕猎,包你在十年内成为三阶灵士,这个条件可是很优厚了,很多人求都求不来呢。”
  “央威大哥你也太大方了,一个女人换一株一品灵药,不如给我吧?我把我的四个女人全给你玩一个月。”一名同伴说道。
  “你那四个女人?算了吧,都被你自己玩烂了。”
  “哈哈……”
  四名男子相互笑骂,浑然不将面前的二人放在眼中。
  上海眯了眯眼,没有吭声。
  “怎么?嫌不够?”玄央威脸当即冷了下来,“沐凝雪的一个晚上,换一株一品灵药,你已经赚了。不换就算,我最多再等六个月,‘选魁节’一到,我立马将她选下来,到时候想怎么玩她都行,而你,却没有这个机会了。”
  “放你的屁!给我闭上你们臭嘴。”森罗瞪得眼发红,双手拳头捏得嘎啦作响。
  “怎么?想要打架?”玄央威眉毛一挑。
  “打就打!”
  森罗怒火交加。
  玄央威嘴角掠起一抹弧度,目光中满是鄙夷和不屑,他就等着森罗发怒出手,然后趁着机会将这两人教训一顿,反正是森罗率先出手的,就算打了,也不会违反族规。
  一只手突然捏住了森罗的臂膀,制止住他。
  “狗随便叫唤几声,你就要打狗?走吧,何必跟狗一般见识。”上海拉了拉森罗的手腕。
  “狗?”
  森罗满脸不解。
  玄央威等人眉头紧拧,长这么大,他们还没听说过“狗”这个字,那是什么东西?
  这个世界没有狗!
  在场的人算想破脑袋,都未必能想到狗长什么样。
  不过听起来,这个“狗”字似乎不是什么好话,但是他们又找不出哪里有问题来。
  “走吧!”
  上海深深的看了玄央威一眼,作为一名现代人,他很清楚,实力不够的时候,该缩就缩,等到实力强大了,再伸出来。而且,对方明显是在挑衅,现在冲上去,只会被揍得满地找牙。
  而且,魔影还在附近,上海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冲动,导致魔影被人察觉到,一旦有人顺藤摸瓜,查出自己身上的天魔印记,后果就很难预想了。
  这口气要出,不过不是现在。
  “央威大哥,他们走了。”
  “我知道!”
  玄央威冷哼了一声,心理颇为不舒服,特别是刚刚上海说的那个“狗”字,令他感到莫名的恼怒,但却又说不出来到底为何。
  “央威大哥,刚刚那个‘狗’字,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废话,你当我不知道?哼!让他得意一段时间,等六个月后的‘选魁节’,他就没这么得意了。到时候,我一定要将沐凝雪弄到手,这个女人,一想起她来我就恨不得将她丢到我的床上去……”
  玄央威想到这里,浑身火热。
  当初见到沐凝雪的时候,顿时惊为天人,如此漂亮的女孩在玄木族内可是极为罕见的,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要弄到手……
  ……
  “上海,狗是什么东西?”
  “狗不是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
  “你的脑子真不可救药了,我已经说了。”
  “……”
  打发走森罗后,上海沿着原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入门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肉香味。
  肚子里的馋虫,顿时不安分起来。
  顺着香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木桌上放着一个土锅,里面的肉已经炖得滚烂,在肉的周边,还放了一些材料和干果点缀,无疑为这一道菜添加了不少色泽,简直就是色香味俱全了。
  为了避免肉食变凉,土锅下面还烧着木炭,以维持锅内沸腾的热度。
  “是凝雪做的吧。”
  上海肚子正饿得厉害,也顾不上其他,抓起一块肉塞入嘴里,肉汁鲜嫩,入口即化,而且还伴着一股淡淡的果香,令人几乎感觉不到油腻。
  太好吃了!
  上海呼出一口热气。
  性格完美无缺也就罢了,还烧得这样一手好菜,夫复何求啊。
  吃饱喝足后,上海靠在木椅上拍了拍自己的肚皮,望了一眼窗外,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凝雪怎么还没回来?”
  上海有些担忧,最后才在隔壁一名孩童处了解到,沐凝雪和邻家一名少女出外去采摘果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